特别关注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更新时间: April 21, 2014 更新: Asian News

荷兰为抑郁症多发国家?

前段时间,一则ABN Amro前高管杀妻女后自杀的消息,沸沸扬扬地抢占了各大媒体社会线的关注主题,同时也为操着一颗八卦的心看新闻的人们添加了谈资,但当不少人追踪着各家报道,急于探究这起家庭悲剧背后可能存在的复杂感情或金钱纠葛时,一个名词为所有过度发挥的想象力稳稳地刹住了车。这就是“抑郁症”。

生不如死的泥沼?
“抑郁症”是很多人听说过但并不了解的病症,或许也没有被当作是医学名词看待,而是误认为是个别人没有勇气面对困难的脆弱表现和矫情情绪。
其实不然,抑郁症患者所经历的痛苦是我们难以想象的,并不亚于其他生理方面的重症。持枪杀人或饮弹自尽这些案例自然是个极端。但饱受抑郁情绪困扰而生不如死的人却很多。
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影响正常行为的思维迟缓状态,引发被动情绪的意志活动减退现象,记忆力下降、注意力障碍等认知功能损害以及睡眠障碍、乏力和涉及各脏器的生理不适症状。
因此抑郁症对于患者来说,往往并不只是能找到具体起因的“闹情绪”,而病症一旦爆发,各种消极如潮水般袭来,让人感觉深陷泥沼,无力开解、且不可自拔。

抑郁症的病因

那么抑郁症究竟因何而生,为什么让我们措手不及?遗传,精神重创还是性格原因所致?
抑郁症百科名医网所总结的有关抑郁症的介绍显示,抑郁症的病因迄今为止并没有具体定论,但抑郁症的发病过程可能涉及生物、心理与社会环境诸多方面因素。
生物学因素主要涉及遗传、神经生化、神经内分泌、神经再生等方面;与抑郁症关系密切的心理学易患素质是病前性格特征,如抑郁气质。成年期遭遇应激性的生活事件,是导致出现具有临床意义的抑郁发作的重要触发条件。
然而,以上这些因素并不是单独起作用的,医学界目前强调遗传与环境或应激因素之间的交互作用,以及这种交互作用的出现时点在抑郁症发生过程中具有重要的影响。

荷兰为抑郁症多发国?

去年末,医学期刊《PLOS Medicine》发表了一篇由昆士兰大学研究学者撰写的名为《2010全球疾病负担研究》的调查报告。报告指出,由于全球人口增长及老龄化问题,世界患抑郁症人口大幅增加,自1990年以来,抑郁症患者增加了37%。
2010年,在所有受疾病困扰的患者中,10%是因抑郁症而病倒的。而这一比例在荷兰为16%,比平均水平高出许多。据调查,荷兰每10万人中,便有1850人患有抑郁症。
心理学家Jan Swinkels表示,民族文化自然是抑郁症多发的原因之一。荷兰人确实属于较易抑郁的民族,但这和个人见解相关,因此也不能多做定论。
此前有人认为,荷兰抑郁症多发同冬季延续时间较长的气候环境相关,而本次调查显示,北欧国家芬兰虽然抑郁症问题高于欧洲平均水平,但作为北欧排名最高的国家却仅名列第10位。

与勇气无关
对于那些选择以自杀方式主动终结自己生命的人,很多人未免会产生疑问。既然连死的勇气都有,为什么会没有勇气活下去?其实,抑郁症一旦爆发,便成为了一场与勇气不再相关的抗争,缠斗的对象并非生活中的事或周遭的人,而是陷入泥沼看不清方向的自己。而如果得不到外界帮助,这场抗争的结果往往是落败,轻则常年绝望无助,重则放弃生命,甚至像开头这则新闻的主角一样,危害到他人。
但大部分时间仅仅作为这些事件的看客的我们需要明白,抑郁症的爆发很多时候与患者周围的人并没有直接关系,不应枉然猜测或责怪。因为,如果“尽了一切努力却无法挽救”也是项罪的话,那么我们当中的多少“冷眼旁观妄加评论”的人连罪人都不如?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