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短篇小说】济州岛的粉红五月(上篇)

编辑手记:Danny曾任《华侨新天地》自由翻译,同时也是业余小说写作者。在荷兰居住了几十个年头的他兴趣爱好广泛,如同其他文学爱好者一样,无论生活工作再忙,心灵总有一个角落留给文学。他常常打趣自己的写作态度:“佛性写作,一切随缘”。

  1. 济州岛

五一假期,杨子文在Last minute选择了去韩国济州岛旅游度假。做出这个选择的理由大致有三个:第一个理由是,春节假期他在普陀岛佛顶山慧济寺求了一个姻缘签,结果说他农历3月会走桃花运,方向东北。所以选择阳历5月出行的时间正确、坐标方向也对了;第二个理由则是,这将是杨子文的第一次海外游,大学毕业刚工作不久的他,对此是十分向往的;第三个理由也很重要:济州岛对中国游客实施免签政策。

独行吗?对,杨子文的此番济州之行是一个人,不过除了亲自买好旅游手册,行李打点都是老妈子包办的。

济州岛素有“韩国的夏威夷”之称,同时也是韩国的最大离岛,地位相当于海南岛之于中国大陆。那么这个岛真的有那么美吗?

将第一次踏出国门的杨子文在兴奋中期待着,又带点小紧张。

到了济州岛,他发现这里的景色果然名不虚传。

这里既有碧海蓝天的自然景观,也有各类古迹名胜与汇聚当代创意的诸如博物馆之类的人文景点;同时,适合他这名九零后玩赏的商业街、迪吧等去处也应有尽有。还有大侑狩猎场的真枪实弹射击项目,让他大开眼界,新鲜刺激感爆棚。

不过,离开预定回程只差两天的小总结里,这一趟远足旅行还是稍显美中不足。因为杨子文在心里还是暗藏着一个心愿,那就是普陀山寺庙里抽到的那个签,并没有兑现的迹象。

做一趟佛系行游嘛,也许签里头的东北太大了,他没选中点儿而已。

杨子文有个写旅游笔记的习惯,会把自己行走过的地方,以文字的方式在笔记本电脑上记录下来,每每遇上自己觉得精彩的片段,也会配上图片以帖子方式发到旅游网站的论坛上。

今天白天参观过著名的海女博物馆,也亲眼看见几名海女大娘潜入海底捕捞海珍的场景,感觉特别新奇,所以他一回到下榻的海景宾馆,就以这个为主线开始码字。

写游记过程中需要查点资料,他进入了海女博物馆的网站,并把文字调整到中文。

济州岛的旅游业对华人的依赖度在开放之后不断提升,加上朝鲜文字本身就是从汉字演变过来的,所以汉语在这里的地位绝对不低于英语。

在博物馆网站,他惊奇地发现了一个“许愿池”的页面链接。

是不是让我在线投币去,骗我多消费一点啊?虽然这么想着,杨子文还是点击进去一看究竟。

毕竟他心里有个愿望,那支姻缘签所赋予的希望之火并没有完全熄灭。

 

  1. 许愿池

博物馆的网站中文界面做得十分好,点进许愿池之后杨子文马上需要回答三个问题:1.您的最大心愿是什么?2.请用一段话来形容韩国?3.您会推荐您的朋友来济州岛旅游吗?

简单!杨子文开始在网页上填写:“1.朝鲜半岛早日实现无核化,并永久和平”(新闻上抄来的政治术语);“2.美丽富饶,亲切近邻”;“3.我会带一大帮中国哥们与小姐姐们回来的!”

点完回车键,电脑屏幕突然漆黑一下,随即从底部冒起灿烂的烟花,将杨子文闪得有些头晕目眩。

“恭喜您!您的答案被评为今日最佳!现在可以闭上您的眼睛,在心中默许一个心愿,然后悄悄地告诉我们哦。”这是烟花散尽之后屏幕上的字眼。

我又不是过生日!杨子文心里这么想,还是去敲下了一行半真半假的话:请赏我一个韩国女友吧!

说到半真半假,杨子文挺向往恋爱的,但他还真没想过谈个外国女朋友。对于韩国女人的印象也仅仅停留在几年前风靡一时的那些韩国爆款剧的漂亮女主的形象里。

这时候屏幕上竟然还真出现了那些漂亮女主的图片,并且还伴随着更多杨子文不认识的女明星的相片,人工的天然的,纯情的妖艳的,野性的温情的,大有“总有一款适合你”的势头。

这是要干啥啊?杨子文差点要晕倒在笔记本前。在这么多美女里头做选择倒是有些难度了,他逐个观赏过去,看到一张最接近标准网红脸的图片,然后底下对应的字眼是:“林允儿型”。

在此之前杨子文并没有听说过这个韩国女星的名字。但选择起来,就是她没错,众里寻他千百度这句词,这时候非常贴切。

按下去会有啥结果呢?莫非真有个长成林允儿这样的女孩子走出来?普陀山上的那支签岂不是要应验了?

杨子文又惊又喜地用鼠标去点击那个图像,点的时候有点莫名的小紧张,不自觉地把双眼合上了几秒。

“您好,我是小林允儿,请问您贵姓?”

小林允儿?她真的来了啊?杨子文赶紧张开眼睛,答她:“免贵姓杨。我叫杨子文。”

屏幕上的女子对他莞尔一笑,说:“杨大哥好,请问您是第一次到韩国旅游吗?”

 

  1. 粉红裙

现在的软件开发太牛了。杨子文见这个美得有点不真实的少女竟然还能随机跟他聊天,实在是喜欢的不得了。小林允儿的声音十分甜美,中文口音也是纯正得跟京津冀内蒙一带的口音八九不离十。

当然屏幕内外这一对年轻男女聊的话题首先是围绕着济州岛旅游主题的。观光潜艇、海底世界、泰迪熊、宝健路、石头爷爷迷宫……这些他这几天去过的景点,俩人如数家珍。

然后聊到海女。“我妈妈从十多岁开始就做了海女,并以此挣钱养我的三个哥哥跟我。我刚从庆熙大学传媒系毕业不久,来这里上班是我的第一个正式职业。而您则是我接待的第一位中国客人。”

啊?杨子文差点又晕了一次。这不是电脑模拟,是个真实存在的人啊?

“那你……怎么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呢?”他想考考她。

“2016-17学年,我在北京留学,在那里学的中文。”

这也太神奇了。杨子文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你的真名肯定不是小林允儿,叫这个是因为你们长得像吧?”

“您猜对了,我真名是金彩珍。林允儿比较红,所以想沾点她的光。”

杨子文开始越来越相信有这么一个真人的存在。

海女在济州岛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在岛上随处可见海女的雕像,对于外界来讲,这个群体几乎也戴着“美人鱼”的神秘面纱。

其实这是一个不怕风吹日晒,不怕冰水刺骨的坚韧不拔的典型劳动群体。

杨子文表达了他对金妈妈由衷的敬意。

“谢谢您的夸赞。其实现在四个儿女都出山了,家里的条件今非昔比。可妈妈她就是放不下大海,说自己就是海里的鱼儿,离不开海水。”

那么自己白天见到的海女大娘里头,有一位就是金妈妈也不一定。但心想到这个,杨子文口中却说了另一个话题。

“你身上这套粉红色连衣裙真是太漂亮了!可以在济州岛买到吗?”

“您也想买?准备送给中国的女朋友?”

杨子文赶紧说自己单身,买了是准备送给堂姐的。

“那明天刚好我休息,我带你去那家店逛逛,看看还有没有合适您堂姐的尺码?”

啊,自己竟然这样就跟这位神仙般的小姐姐约会上了?杨子文再次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反正这个晚上他美梦连连,睡得特别香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