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更新时间: December 17, 2012 更新: Asian News

大西洋的风

 

读者:青青子衿    

        南欧三大半岛中,伊比利亚半岛较亚平宁和巴尔干少了些喧闹之气,葡萄牙和西班牙这两牙兄弟,把着这一山头,占据欧洲西南门户。这里于我,有不远不近的距离,温暖平和的天气,美味实惠的海鲜,平易近人的时尚,在经济危机时期,自然成为我旅游目的地的首选。7月,我在欧洲之角葡萄牙,吹了十天来自大西洋的风。

        乘坐廉航由德国Weeze机场飞往葡萄牙南部首府Faro,3个小时的航程,机票只要40欧。抵达后在赫兹机场门店取到预订的雪铁龙,开始了在南部海岸沿线的四天畅游。从Faro沿国道经Lagoa, Lagos开到最西南的Sagres,只有110公里。凭海临风的体验对我早已不稀奇,但如果对照地图看待自己所处的位置,还是令人激动的。Sagres地处欧洲西南角,西边是浩瀚大西洋,南部则与非洲摩洛哥隔海不相望,沿海几架炮台,曾用于抵抗北非人的海上进攻。受大西洋流影响,这里气温没有我想象得高,甚至被强劲的风一吹,两腿还冻得哆嗦。葡萄牙南部地貌与北非接近,黄土、岩石加白色的房子,绿色并不多见。

        在南部主要去了三个沙滩,分别位于Lagos,Lagoa和Faro。这里的细沙触感并不算细腻,不过Lagos进入沙滩的方式还算特别——直接穿越山中溶洞般的石道,由山上抵达山下沙滩。与Lagos和Lagoa相比,Faro沙滩面积最大,旁边的小餐馆口味也非常正。日落之后坐在小馆吹着海风喝着啤酒大啖海鲜,烤沙丁鱼、章鱼沙拉、小蜗牛是极具特色的当地美食,价钱则只相当于荷兰的一半。

        葡萄牙南部除了漫长海岸线,也有几个与众不同的城堡。从Lagoa往北不远是小城Silves,这里的城堡是阿拉伯风格,原来葡萄牙历史上曾被阿拉伯人入侵,阿拉伯人占领后又修建了这个军事防御工程和阿拉伯风格的教堂。

        从Faro汽车站坐大巴一路向西北四个小时,到达首都里斯本。作为历史古都,里斯本与其他欧洲国家首都相比在各方面都毫不逊色,更何况这里曾是欧洲航海探险的中心,哥伦布和麦哲伦航海探险的源头。在里斯本的Belen,屹立着亨利纪念塔和贝伦塔,纪念那些伟大的航海家和为人类航海事业做出贡献的人们。

        从贝伦塔往东大概一站地的距离,是大名鼎鼎的贝伦蛋挞店,就是那家1837年开业,每天排大队,全世界只有三个人知道秘方的蛋挞店!在澳门由于行程紧张,错过了著名的蛋挞店,这次我特意起个大早,跑到贝伦蛋挞店吃早餐,点单的一小会功夫,身后就排起了长队。

        到了里斯本,不顾舟车劳顿,一定要去著名的“欧洲之角”——罗卡角Cabo da Roca。这里是整个欧亚大陆的最西点。罗卡角的山崖上建有一个面向大西洋的十字架碑,上刻葡萄牙著名诗人Camoes的诗句:“陆止于此,海始于斯”。看来古往今来,无论东西,人们都有一种天涯海角情结。

        里斯本三天游历后,接着由汽车站乘大巴四小时,到达北部城市Braga,游览附近的Guimaraes和葡萄牙第二大城市Porto。其中Porto的行程以购物为主。这里的时装店基本是西班牙Inditex服装集团的天下,旗下ZARA,Bershka, Paul & Bear等众多品牌在主商业街有不少店面,价格基本上比欧盟其他国家便宜20%。可惜廉航对行李要求异常苛刻,不然真能大烧品一把。

        如今的葡萄牙,与当年叱诧风云的海上强国相去甚远,它鼎盛时期的强盛只能依稀想象。这里的最低工资是400多欧元,荷兰的三分之一,物价相对荷兰便宜不少。处在经济危机中的葡萄牙,除了牛奶面包等生活必需品的消费税是6%,其他绝大部分产品和服务的消费税都达到23%。正如一个葡萄牙人说的,现在真的是困难时期。尽管如此,十天旅行和生活,和不少葡萄牙人打过交道,但无论男女老少,他们都热情大方,真诚可爱。我一直认为,民风是一个国家和城市最真实的名片,尤其在紧缩时期。以此为标准,葡萄牙的确是个值得再次去的国度。

(注明:本站文章及图片除注明转载以外,均系本报原创或读者投稿,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