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品味生活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更新时间: March 22, 2019 更新: 华侨新天地-编辑部

【原创短篇小说】济州岛的粉红五月(下篇)

编辑手记:Danny曾任《华侨新天地》自由翻译,同时也是业余小说写作者。在荷兰居住了几十个年头的他兴趣爱好广泛,如同其他文学爱好者一样,无论生活工作再忙,心灵总有一个角落留给文学。他常常打趣自己的写作态度:“佛性写作,一切随缘”。

(接上篇)

4.宝健路

这是杨子文第二次逛宝健路。第一次跟第二次,心境差距可不是一点点。这一次,他给自己头发吹了一个自认为最炫酷的型,也穿上了最新款的一套西服。林允儿、金彩珍、粉红裙、桃花签、普陀岛、济州岛,他脑海里把这些名词一个个贯穿在一起,一路念着,早早离开宾馆,向约会碰面的那家咖啡厅走去。

一路上有些凋落的樱花,给阳春的济州市街头点缀上斑斑点点粉红的色彩。

到了约定的时间,金彩珍宛如降落人间的仙女,飘进了这家小咖啡馆。

这一次,她穿得很休闲,深蓝色短裙下修长笔直的长腿完美呈现,深绿色短风衣没有扣上纽扣,以一条棕色细腰带拴住,露出里头以蓝色花朵铺点的T恤衫。

金彩珍向杨子文伸出袖口上卷露出了一半的细长胳膊,杨子文马上注意到她留着长指甲,上头抹着亮丽的粉色。

他突然联想到昨天海女大娘脱下手套之后长满老茧的手。同一个时间,两个年代,不一样的人生境遇。

真心话,金彩珍比起昨天视频直播连线里头那个“小林允儿”更加漂亮。她绝对是杨子文在济州岛上见到的最美丽的女子,即便再加上他在诺大中国中所有遇见过的,从他个人审美观出发,金彩珍也肯定排在三甲之内。

现在这么美的女子此刻正跟他面对面坐着,一道聊天喝茶,简直就是一个梦。

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一趟济州之行,都已经圆满完成了任务。

虽然没有买到杨子文所需要尺寸的粉红裙,但他们接着一起去了牛岛海水浴场,这里的海岸是由珊瑚沙铺成,在暖春阳光下闪闪发光;海水的颜色神奇地分层次变化,多层色彩更替酷似一颗巨大的宝石。

在杨子文济州游的最后一日,生于斯长于斯的金彩珍成了他一名最好的私定导游与陪游。观赏完西归浦的正房夏瀑,他们一道徒步攀登城山日出峰,爬到一个观音寺旁,两人停下了脚步。

眺望远处,平常海天一色的画面不在了,红彤彤灿烂的霞光下,深沉的海水泛着波纹,灰蓝的天空深情地目送太阳西去。直至完全隐没在海天交界线上。他们隐隐约约还听到海浪拍打岩石的声响。

这一天杨子文过得非常充实,应该这是他有生这二十多年以来最快乐的一天。

晚餐吃的是海鲜锅。他们边吃边聊到很多关于中国文化的话题。在中国留学过的金彩珍对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非常热爱,比如七夕鹊桥这些浪漫的古典神话,她也了解颇多。后来他们聊到了围棋。这是中韩两个东亚国家间文化交流的重要项目,也是东方智慧的结晶。从日本领先到韩国领先到中国领先,直至现在的人工智能领先,竞技围棋在几十年里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聊着聊着,他们突然又达成一项共识,想要在棋盘上交流一下。

由于一时找不到对弈的棋具,两人返回杨子文住的酒店,来了场别开生面的网上对弈。杨子文在笔记本上开设了两个窗口,两人分别以不同账号轮流落子。

与平常相对而弈不同,他们是并肩而坐,轮流在同一块屏幕上切换使用。

金彩珍的一队白子陷入了黑色包围圈,看来已无路可逃,败势明显。

突然,像白脸曹操发现了华容道似的,白龙左冲右突逃出黑阵,重得生机。

“盘面二、三目,你赢了。”

 

5.海之歌

“不对,刚刚我的中央白龙明明死了,你却故意不吃。你是让我的!”这个韩国姑娘不仅长得美,还兰心蕙质。

“没有让没有让,你技高一筹嘛。”杨子文向她诡异一笑。

“不带这样的!不喜欢你故意放水!”金彩珍脸现嗔怒之色,伸出拳头在杨子文结实的胸膛上敲打了几下。

杨子文并不阻拦她,只是开心地笑。

不知什么,金彩珍偎依在杨子文的怀里。

杨子文真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这位倾岛倾城的女子怎么会这么快恋上了他了呢?

其中的一个充分理由是杨子文的形貌。时常喜欢体育运动的他身材魁梧,比起他江南老家的那些男孩更显得有朝气,形象气质不输于当红的流量小生。

人与人之间发生感情,很可能是因为外在容貌;人与人之间能相爱相守,更可能是因为漫长生活道路上的相互理解、磨合。

还有,也许中国留在姑娘心中的美好印象,是他能够打动少女芳心的潜在理由之一吧?

或者,这是《天仙配》或者《白蛇传》的现代演绎?

不过,杨子文这时候已经没有闲暇功夫去研究这个命题猜想。他搂住身形窈窕的少女,感受她身上的青春气息。

夏日前,寒冬后,他们互相给予了对方春一般的爱怜。

在一番如胶似漆的激吻之后,杨子文褪去了金彩珍那件铺满蓝花的T恤衫。

一对饱满丰润的玉乳呈现在他眼前,洁白的色泽好似海水浴场上的那片珊瑚沙。

双腿间的私密花园,犹如沙滩海水,层次分明,色彩斑斓。

金彩珍瞳孔折射出窗外斜洒进来月光的皎洁,光亮迷人。

同处于青春芳华年代一对异性,敞开彼此胸怀,迎接这场卒不及防没有预感的爱恋。

此刻,再没有国境的分隔与文化的异同,二人身心合一,相亲相爱。

浩瀚的大海不分昼夜,一朵朵浪花拍击壁崖海岸,像是在演奏永不停息的伴奏乐。

杨子文用感官撞击女儿家私密处的壁崖,激情处溅起朵朵浪花。

两个人都沉沦了,在这个春风沉醉的济州岛夜色里。

黎明,在杨子文将要离开这个美丽国度美丽岛屿之前,两人又把昨夜那一幕重演了一次。他们品尝到什么是相守时的如胶似漆,什么又是离别前的肝肠寸断。

不过,现代通讯设施发达,不用等一年一度喜鹊所搭成的那道彩桥,他们还能天天在网上面对面聊天、问候、谈情说爱。

杨子文经常还会再登陆海女博物馆网站,利用那个许愿池,他们初相会的地点,写几条回复看看能不能又被选为“今日最佳”。一旦幸运被选上,他选择的图像永远都是林允儿。每次问起别的图像背后的秘密,金彩珍总是笑而不答。

杨子文很听女朋友的话,也从不去点击别的女明星的头像。

有个济州岛旅游宣传片结尾处是这么写的:

笑容与笑容相遇

心动与心动相会

我们就这样出发去旅行

新的人生

新的诗作在等待着我们

 

(完)

 

(本故事人物与情节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