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更新时间: September 14, 2012 更新: Asiannews

身为华裔选民的你,准备好了吗?

—— 写在荷兰国会大选前及若干投票需知

荷兰国会大选定于9月12日举行,相信在荷兰的华裔选民已经收到地方政府发出的选票,就是荷语称为stempas的证件。12日当天,选民可以携带该选票连同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证件,如护照、身份证或者驾驶执照等,到投票站投下自己的一票。

这一票“神圣”吗?一些人宣讲时或者写手撰文的时候,都说这是“神圣的一票”,这好像是具有华人特色的说法,殊不知在民主理念较华人世界更为深入人心的西方主流社会,却另有“用脚投票”一说,还有“不投票就是另类的投票”的说法。所以不要一下子用某个词来抬高定义某种举动,这只会吓跑了小百姓,也可以算是一种夸大其词、虚张声势。如果目的是为了推动投票,倒不如帮助选民多了解一点民主政治的意识,来些具体的介绍和宣讲,做些切实的工作让选民了解具体的荷兰政治;最终选择投票,这既是对民主政治的贡献,也彰显了自己的参与意识。

这一票“微不足道”吗?一些人认为如是。但是当这种“微不足道”的意识在某个群体泛滥的时候,不足道就很足道了。即使从选举的技术层面来看,荷兰选举制度中国会议席的分配,排名较低的候选人能否以优先选票当选、余额席位的分配等等,都有数字的门槛,一票不足,门槛就过不去。所以,当你决定必须行使自己作为选民的权利之时,要知道这一票在某种情况下很重要、很可称道,不要随便放弃或是掉以轻心。

荷兰社会的选择?

笔者是投票派,因为觉得这次大选十分重要。荷兰社会和民众正面临着新的选择:究竟是出现左翼政府还是中性政府?究竟应该以发展经济还是增加福利或者以环保之名义驾驭国民?究竟继续留在欧盟大家庭还是重新倒回守着荷盾过日子的时代?究竟不在乎政治的稳定还是希望荷兰迅速组成相对稳定的内阁带领国民共度时艰?

从9月4日最新的民调来看,选情较半个月前又发生了变化,从最初的左翼社会党SP领先的状态,变为自由派政党自民党VVD后来居上,并保持相对优势的局面;在左翼阵营方面,老牌左翼工党PVDA也超越社会党SP,倒是有点威胁自民党VVD的味道。以致右翼自由党PVV党魁Wilders也不得不警告自民党领袖、看守内阁首相Rutte:要留神工党的Samsom。

作为选民的决定?

虽然此文收笔之际离大选投票日尚有8天,一切仍然存在变数,但是自民党VVD的江湖地位看来还是相当有分量,甚至社会党SP党魁Roemer在9月3日晚上的电视辩论中也改了口风,称如果能够组成左翼内阁,仅仅希望能够跟自民党VVD合作。不过,Roemer在两天前也表态说,如果是右翼内阁,那么社会党SP不会入阁,以帮助组成多数内阁。

而自民党VVD方面,则表示不会进入左翼内阁。

从目前的民调来看,本届大选之后组成三党内阁的可能性很小,估计会出现四党甚至五党联合执政的局面。婆婆多了、口舌就多,联合执政党派越多、不稳定程度就越高。可以预见,二战之后荷兰政府任期未满就解体的传统,很可能会继续发扬光大。

一种较为普遍的被接受的看法是,自民党VVD将成为第一大党,并和基民党CDA、工党PVDA和民主六六党D66组阁是最佳选择,组成中性内阁,能保持相对的稳定。这种看法以属于自民党VVD的前部长、现省长Johan Remkes为代表。

民调显示,工商界企业经营者多选择自民党VVD,而这些企业家也更加主张一个以自民党领头的较为稳定的色彩中性的新政府。

另一种意见如基督教党派SGP选举领袖Kees van de Staaij所说,不要无穷无尽地为了组成多数内阁而拖下去,言外之意,宁可组成少数内阁也不要硬凑一个多数内阁。在少数内阁执政的情况下,国会将发挥更大的作用,用政治稳定性为代价,也未尝不会换来一些优越之处,国会中一些席位较少的党派,他们的立场观点将更具影响力。

笔者作为华裔选民,有一点是肯定的,不愿意看到排外的政党在民粹主义的旗帜下继续辉煌。

那么,作为选民的你,又是希望造成什么的政治局面呢?

华裔候选人期待优先选票

荷兰华人多年来一直致力推动华人参政议政,并做了很多切实有效的工作,但收效却不能说是很好。无论第一议院和第二议院,都有过华裔血统的议员,如陈英茹、Mei Li Vos,那是她们通过在主流社会的努力而获得的地位。本届大选中,一个新成立的政党50Plus中,有一位华人社会所熟悉的华裔候选人——何天送(Roy Ho Ten Soeng)。

何天送有华人和苏里南人血统,在荷兰担任过市政官和市长,也在华人团体中任职,出任过全荷华人社团联合会副主席和华人义工网主席等职务,一向关心华人事务。近日,华人社团通过各种方式为其造势,希望能够推动他当选、进入第二议院。

何天送所属的50Plus党是个新党,骨干来自其他党派,基本上是有资历的政客,在所有参选新党中人气最高,以关注长者利益为主要宗旨,当然也关注其他的国计民生话题。民调显示,该党将在大选中获得议席,这情况跟若干年前一些以维护长者利益为宗旨的党派,如Unie 55+、Ouderenunie等相似。由于金融危机冲击造成退休基金面临困境以及财政节省大方向的情势下,长者利益再次被提到议事日程上来,加上50Plus由一批有从政经验的政界人物把持,所以在本届大选中获得席位不应该被视为爆冷。

该党目标是获得5至7个国会议席,民调显示大约在2至4个议席之间。何天送在该党候选名单中排行第6位,因此,如果要保证当选,最好是通过优先选票(voorkeurstem)。所谓优先选票,就是直接在该候选人名字上画票,而不是在选举领袖名字上画票。这是准备投何天送一票的选民必须要知道的。

根据最近大选的情况,通过优先选票进入国会起码要16000张,何天送希望能够在华人社会中获得至少4000张优先选票。

除了推介本党的政纲,如反对提高退休年龄和削减退休金,呼吁关注长者福利之外,何天送也表示,一旦当选,将提出减免遗产税的提案,也将致力维护华商的权益。

关于投票的若干须知

荷兰的政治家们在作最后的冲刺,若干天后将会出现什么的政治局面,是作为选民的我们所关注的,这里,摘选一些投票的注意事项和常识,跟各位读者尤其是华裔选民分享。

投票时间:9月12日从7时30分开始到21时结束。

有选举资格的选民应该在投票日之前的第14天前,就已经收到市政府寄出的选票,叫做stempas。具体而言即是8月29日,如果未有收到,或者收到之后选票遗失,最迟在9月10日之前,前往居住地的市政厅申请补发。个别市政厅通融到11日,具体必须到所属市政厅询问。12日当天不再办理选票领取或者补发手续。

选票具有一些特征和标记以防伪。

每个选民收到的选票,都有最靠近家居的投票站列明其上,但是,选民也可以在所属市政府范围之内的任何一个投票站投票而无需办什么手续。

如果届时希望在居住地所属市政府以外的投票站投票,则事前要将选票stempas换成另外一种各地通用的选票Kiezerspas,使用这种选票可以在荷兰各地投票。

但是,换用这种Kiezerspas选票必须事前申请,申请分为书面和口头两种。书面申请最迟必须在投票日前第14天提出,也就是8月29日之前提出。口头申请最迟在收到普通选票之后、投票日之前的第5天提出,申请者必须携带普通选票,亲自到所居住的市政厅办理。

选民如果投票当天因为各种原因,如外出度假、工作或者生病等不能亲自投票,也可以办理委托手续,荷语叫做Volmacht。

这里也有两种Volmacht,一种叫做onderhandse Volmacht,就是委托人(volmachtgever)将选票委托给另外一名选民,叫受委托人(gemachtigde),委托人根据要求,在选票背面填写资料,加上双方签名,委托人同时将自己证件的复印件交给受委托人,受委托人届时到投票站,提交自己和委托人证件的复印件以及委托人的选票,同时投下自己的一票。注意,这种形式的委托和受委托只能发生在同一市政府注册居住的选民之间。

另外一种叫做Schriftelijke volmacht。(因本文见报时候规定的申请日期已过,故在此从略。)

另外还可以在火车站进行投票。

荷兰铁路公司NS公告说,9月12日选民可以在40多个属下的火车站投票,这些火车站都设有投票箱,并配备了监票人员。在火车站投票的做法自2006年开始,2010年的大选有超过5万人选择了在火车站投票,基本是上班一族。本届大选,铁路公司也接触了火车站所在市政府,商讨是否能够在火车站设立投票站,得到多个大城市的积极回应。在阿姆斯特丹和海牙,甚至不止在一个火车站设立投票站。在乌特勒支火车站,投票站甚至比规定时间早半个钟头开门,选民从早上7时开始就可以在此投票。

在火车站投票的做法跟在普通投票站一样,如果在选民居住地的火车站投票,只需带备选票和身份证件,如果在别的市政府火车站投票,需要将选票(stempas)改为选民证(kiezerspas),但是,最迟不得超过9月7日星期五更改。

根据荷兰内政部9月3日公布的初步估算数字,本届大选有将近1300万市民具备投票资格。2011年3月的大选符合资格的选民有12532127人。本届大选的具体选民数字,需要投票之后各地市政府呈送了选举结果,才能作出具体统计而确定。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