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更新时间: September 22, 2014 更新: 华侨新天地-编辑部

荷兰人的生死观

文/吴舟桥  荷兰鹿特丹医学中心博士研究生

我同事曾经在急诊接诊了一个年事已高的老奶奶。她因为肚子疼来医院看病,结果发现小肠已经有好几米都缺血坏死了。老奶奶本身就很多疾病缠身,身体状态非常 差,可能根本就无法经历手术创伤。因此医生跟老太太以及她老伴儿一起讨论分析说,如果要手术的话,成功可能性并不大,而且很可能死在手术台上。即便手术完 成了也很可能会因为各式各样的并发症而在ICU里面结束余生,而且整个过程中可能老奶奶并不能维持清醒状态。如果不手术的话,可以通过镇静维持等方式延长 几天的生命。但可能这样最后几天就不会很痛苦,并且至少能够维持清醒状态。

老奶奶决定选择放弃手术治疗。老伴儿一开始很难接受,但还是选择尊重老奶奶的选择。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面,那些生命中老奶奶所爱的亲戚朋友都和老奶奶——清醒的老奶奶——见了最后一面,最后老奶奶安静地离开了人世,并没有经受太多痛苦。

大多数荷兰人对待生死实际上是比较实际的。当回天无力时,医患双方都会愿意去接受现实,避免患者的痛苦,提高生命的质量,而不是尽全力延长生命。很多病人,特别是年迈多病的老人,是不愿意在ICU的病床上结束生命的。

乍一看似乎荷兰病人不珍惜生命,但细细分析却不然。或许正是因为荷兰人热爱生命热爱生活,因此他们才如此看重活着的每一天。尽管老说荷兰人“实际”可能也是一种偏见,但对很多荷兰人而言,可能清醒的最后一天要比昏迷的最后一年更有价值、更触手可及吧。

在荷兰经常能看到一个吸着氧气、步履蹒跚的老人还独自坐着电动轮椅前往超市去买菜。这个在中国来说可能难以想象——这样的老人不老实躺家里出来乱跑干啥——但在荷兰、德国等一些国家却很常见。

亚洲的文化很多情况下会希望尽全力延长患者的生命。“好死不如赖活着”涵盖了很多我们的想法在其中。在开一些外科会议的时候,很多亚洲科学家提出的手术技 术被来自西方的同行认为只在乎延长生命而忽视生活质量。因此一些西方医生就会提出:一味追求延长生命,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

当然,我个人对这个观点并不买账。因为西方对于一些我们东方人看来很奇怪的事情却也很执着。例如对于极度早产儿的治疗以及对先天性遗传病胎儿的医疗方式东 西方就有着很大的观念差异。至于器官移植这些曾经被大骂大逆不道的行为,也是由一群单纯地想要延长患者生命的外科医生折腾出来的。竭尽全力地延长生命有时 候像是一场赌注,即便赢的概率再小,只要活着就有可能赢;也只有活着才可能赢——而这点其实无论对医生还是患者而言,他们又何尝不知呢?

来源:东方早报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