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更新时间: September 19, 2014 更新: 华侨新天地-编辑部

别怕假多人懒,看看荷兰的休假制度

“勤劳”地拉扯这么些文字,无非是为“慵懒”找点理由——给公众多放几天假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允许和鼓励员工多享受几天带薪休假也未必是损失。

■新华每日电讯田朝晖

要甜先苦,要逸先劳,人类以勤劳为美。

“克勤克俭”“晨炊星饭”“起早贪黑”“日旰忘餐”“胼手胝足”……赞美勤劳,中国人创造了一长串成语。

“劳动可以使平时变成节日”“懒惰等于将一个人活埋”“勤劳意味着万物不缺,懒惰意味着一无所有”“工作着的傻子,比躺在床上的聪明人强得多”……赞美勤劳,世界各民族传承着一长串格言。

而古典经济学“土地是财富之母,劳动是财富之父”的劳动价值论,则为勤劳的价值确立了学理解释。

稠密的人口,总体算不上膏腴的土地,水旱频仍的气候条件,求生存求发展的中国人,注定要付出更多的辛劳。对中国普罗大众来说,“休闲”是一个最近二十来年才洗脱贬义的词语,是改革开放解决了温饱之后才列入民生需求账单。

休闲,需要假日。一旦认识到休闲成了民生之需,咱们“以人为本”的政府还真不含糊,干脆成立了一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机构:“假日办”。转眼间,有浓浓中国特色的“假日办”,已运行了14年。这14年,国人的休闲与假日意识,快乐并烦恼地迸发。而多轨用工制度带来的假日公平质疑,候鸟式劳动大军带来的潮汐式交通压力,旅游景点逢长假井喷的人流,也让现行假日制度本身饱受诟病。建立一个“升级版”的假日制度,是民之所盼——“假日办”寿终正寝了。

“升级版”假日制度,不管如何构建,最终都必须尊重民意。而民意最大的期待,无非是:更多的假期,更好的休息。

盼望多休假,是否好逸恶劳?这倒未必,因为劳逸结合本身也是硬道理,人不是机器,更不是永动机。退一万步,懒,作为人性的另一面,也并非十恶不赦。

不信?我们看看荷兰。荷兰有世界上最吸引人的休假制度,只要是全职雇员,每年都可享受至少24个工作日的带薪假期,有些公司的假期甚至长达27天—28天。每到7月份,荷兰到处都能看到拖家带口度长假的人们。在荷兰,如果哪位员工不度假,发愁的一定是老板。荷兰人乐于慵懒,而且受法律保护。他们几乎不加班,每天上班时间可能在11点,也可能在下午1点,下班时间则在下午5点或6点。从上班时间来看,荷兰人的慵懒已经到了“该活埋”的地步。

然而,慵懒并没有把荷兰拖垮,反而成就了这个国家许多傲世的创造。

众所周知,荷兰是风车之国。但荷兰人制造风车并不是用来观赏和拍照的——风车和慵懒,是荷兰人的两面。早在三百多年前,荷兰就已进入劳动力短缺时代。荷兰并不缺人,但荷兰人不爱干苦力活,慵懒的性格导致荷兰劳动力相对匮乏。于是,他们尝试用机械来代替人工,于是风车成为这个国家的替代性劳动力。

荷兰的风车,有时候甚至会完成类似锯木头的粗活。要放在中国,恐怕会有人跳出来大叫:这简直是暴殄天物!但荷兰人就是这么懒。18世纪,在荷兰全国曾树立起上万个风车,要知道这个国家的面积只有4万多平方公里,连河北省的1/4都不到。

反观18世纪的中国,正处于清乾隆时期,人口爆炸,突破3亿,劳动力充足而廉价,这在某种程度上抑制了对科技发明进步的追求:反正不缺人,不缺干力气活的劳动者,干嘛要费神去想偷懒的“奇技淫巧”?于是,就在荷兰人大造风车的时候,人挑背扛在中国是最寻常不过的景象。

中国人的勤劳与荷兰人的慵懒形成鲜明对比,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勤劳的清帝国在科技、军事等多个方面越来越落后于慵懒的欧洲。

也许,贪图慵懒确实没有那么可怕:如果不是有人惧怕爬梯之苦,可能就不会发明电梯;如果不是有人受够洗衣之苦,可能就不会发明洗衣机;如果不是有人受够步行劳顿之苦,可能不会发明汽车、飞机;如果不是有人受够资料查寻之苦,可能不会发明电脑……

一直以来,人们喜欢在懒和蠢之间划等号。“勤奋和智慧是双胞胎,懒惰和愚蠢是亲兄弟”,这句谚语流传已久“泽被中西”。殊不知,这句话在逻辑上是不严谨的。谁说勤奋就一定聪明,慵懒就一定愚蠢?

很多人敬佩德国人的勤奋和严谨。但在德国军事史上有一个备受推崇的将军,偏偏喜欢懒惰的部下。

赫尔穆斯·冯·默特克,曾于1858年至1888年间任德国参谋总长,正是在他的领导下,德国军队发展成为现代军队典范。他把军官分成四类:迟钝懒惰、聪明勤奋、迟钝勤奋、聪明懒惰。将军本人最喜欢的部下是第四类:聪明懒惰。

迟钝懒惰的军官自然没人喜欢,无需解释;聪明勤奋的军官,过分注重细节,成不了好领导;迟钝勤奋的军官,就像闯进瓷器店的公牛,制造麻烦的能力让人恐惧;而聪明懒惰的军官,聪明到可以准确领会任务,又懒惰到可以找到最简单的办法来实现任务,所以这类军官往往效率很高,于是大多受到默特克的嘉奖、提拔和重用。

“勤劳”地拉扯这么些文字,无非是为“慵懒”找点理由——给公众多放几天假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允许和鼓励员工多享受几天带薪休假也未必是损失。

当然,懒可以,但头脑懒却万万不可以。而且,为了更多地享受“懒”,头脑越是不能懒。

 

小编话:虽然文中数字和实际也略有出入,比如假期不及24个工作日的也有,而小编还有朋友的年假甚至达到40多天。同时在经济这么困难的时期,勤劳而且爱加班的荷兰人必然也是有不少的。但文中体现的荷兰人对于假期的整体态度还是蛮值得大家了解一下的。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