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更新时间: September 3, 2014 更新: 华侨新天地-编辑部

“斩首”与“悬浮”背后的中荷审查制度

文/杨谱

近两周,“略不正经”的荷兰媒体网站GeenStijl因发文抨击向来推崇言论自由的西方国家近日逐渐萌生的审查制度时,配上了一张自行photoshop的海牙市长Jozias van Aartsen的“斩首照”,而再次被舆论推向风口浪尖。

GeenStijl,顾名思义,没有风格,似乎也鲜有界线,少了官方媒体的条条框框,自然更加自诩为言论自由的代表。就他们过去刊登过的言论及内容来看,估计也是没有“恐高症”的冒险者,习惯了占领舆论争议的颠峰。但这次因为一张照片,就闹到连检察院也表示要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的境界,自然让Geen Stijl及其具有同样网络娱乐精神的铁粉们愤愤不平,于是一场关于审查制度的论战一时间打到了比圣战更为前线的地方。

 

首照背景

首先我们来看看这场十分严肃的 “闹剧”是如何开始的。那么第一个问题应该是,为什么荷兰那么多城市的市长都曾经被媒体口诛笔伐过,但偏偏是海牙市长被上了“极刑”?

相关圣战以及反圣战的各种报道是荷兰媒体近日来的例行公事,因为这已经成为根植于民众中的激烈矛盾。日前,海牙一个名为Schilderswijk的地区因为支持及反对圣战示威中双方的冲突而突然出了名。当时150名的穆斯林青年自发组织了一场未经法律许可的抗议活动,截住了正在合法进行的一场反对穆斯林激进分子及伊斯兰国示威游行的去路,并因此引发了冲突。

当时,海牙市长Van Aartsen正在度假,一时间没给予及时回应,而因此遭到了舆论攻击。于是,Van Aartsen提前终止度假,回来便宣布:禁止在Schilderswijk举办示威游行了。可市长的职位是这么好做的么?这一禁令没有将他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反而还在他身上浇了一桶油,让他背着“遏制言论自由”的恶名继续被更为高温的舆论灼烧。Van Aartsen也因此成为了GeenStijl的“艺术创作”中的主角。

8月20日,GeenStijl向已经沸腾的言论海洋中投入了一块足以激起千层浪的巨石,也使自己接下了在此后一段时间中扮演舆论主角的任务。GeenStijl发表名为《西方想通过审查让世界更美好》(Westen wil de wereld mooier maken met censuur)的文章,抨击了日前关于美国记者James Foley被圣战者斩首的视频在网上禁止传播以及海牙对示威游行下禁令等一系列遏制民众及媒体言论自由的事件。说辞义愤填膺之余,还PS了一张Van Aartsen的照片解恨。Van Aartsen的头被PS到了被斩首记者的身上。而这张照片随即引起了一场相关合法性及审核制度的讨论。

 

审查制度复苏

当然,GeenStijl可是有骨气的,即使这场PS风波引起了海牙检察院的注意,他们也没有打算在法律的威慑下打退堂鼓,反而加大了扇风力度。在各家媒体都开始关注此事进展并发布检察院要对此合成照片的合法性展开调查的消息后,GeenStijl再次发文,犀利地表达了他们的立场。作者在文章中提到“感谢检查院的做法恰恰证实了上一篇文章所述事实:西方政府迎来了非常可怕审查制度的复苏”。

GeenStijl表示,该网站多年来刊登过各种自由党党首Geert Wilders的奇葩PS照片,但从来没有造成过任何影响。而如今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的问题开始在荷兰社区酝酿,怎么突然荷兰就要以审查来掩盖问题了?文中称,“任何制度的审查都是衰颓的表现,而任何这样做的愿望都强调了西方政府在对抗真正的问题(而不是恶搞照片)时的懦弱与无能。审查制度是病态且软弱的表现,对于西方民主社会来说是极为可怕的。”GeenStijl认为他们这次的行为并未越界,无论照片还是文章都没有鼓吹针对Van Aartsen的暴力行为,因此不应该被追究责任。

荷兰人是讲究证据的,GeenStijl的声明也算有理有据,因此就算他们PS市长照片的行为不得人心,但也不可能只为帮市长出头就模糊了法律。最后检察院表示,将不会因此次合成照片事件对GeenStijl提出起诉,原因是理由不足。于是这场被打上了“媒体自由”标签的论战,以媒体方取胜而暂时作结。

你能想象么?这事件就是这样的:作为非官方媒体,无所畏惧的GeenStijl先把领导恶搞一番,被质疑了合法性,于是又严肃地抨击了国家政府,然后生气地说,我没错,我有言论权,你们都走开,别理我!最后检察院态度就是:好吧,你合理,请继续!

这样看来,荷兰的言论自由不是已经臻于完美了么?GeenStijl对审查制度的抨击虽然从不同国家对比上来看,可以算是“无病呻吟”了,但荷兰之所以能到达并维持今日这种境界,就是因为这样的一场场大小论战为每一个人的言论权打出了一片天地。

 

主客颠倒的扭曲标准

反观中国,各行各业(包括笔者)有几个没拍过领导人物或公众人物马屁的,但“砍”过领导人头的呢?那不可能出现,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我国愈发严苛的审查制度以及国人对“崇高”身份等级的接受。但除此之外,其实中国媒体的言论不自由,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咎由自取的结果。

因为PS领导照片上了热门话题的事件不在少数,但内容却没有荷兰那种恶搞风格背后实为正义出头的“高风亮节”。在中国,领导人只要是还稳坐其位的那都是神一样的存在,无论是在灾难报道、城建报道,还是平民百姓的生活报道中,他们都是永恒的主角。

比如,某某领导视察的某区域建设情况,此区新貌上不上镜不重要,但领导一定要上镜;某某领导去慰问灾区,灾区需求是次要,领导激昂的讲话要大篇幅;某某领导去看望老人,老人生活如何鲜有提及,但领导如何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才是重点。有些报道中需要被关注的实际主体人物姓甚名谁都没有涉及,却不敢省略了领导那一长串的头衔。于是报道中出现了各种夸张的领导“悬浮”照,当然此类照片主要出现于政府网站官方报道,可能这种情况下对直属领导的“马屁”很难不拍,但其他专业媒体亦然,似乎如果没有全体领导的照片,报道就是残缺的,宁愿去用拙劣的技术合成出一张漏洞百出的领导全家福,也不能怠慢了任何一个人物,或者宁可主次颠倒,也会把领导置于上位。让人不禁去想,这些编辑是在质疑读者的智商或眼神吗?

编辑怕“被审核”,但误把审核主体当做领导,也把通过审核当做了做新闻报道的标准,却忽略了报道刊登后将会面临更为庞大的审核群体——读者群众。

于是不少新闻报道自以为圆满了,却让领导在普通群众中成为了笑柄,这些媒体和编辑也一个个被扣上了“马屁精”的帽子。其实他们有参考过领导的意见么?或许中国部分领导人物的不可一世,纯属编辑杜撰呢?

就笔者接触过的官员来看,真有不少曾经直言要低调报道的,所以在不必要的时候,这马屁最好少拍,没准人家只是想安静地办点实事,却被你这一巴掌搞了个人仰马翻,那么双方都得不偿失了。中国既然已经在变化,那么媒体心态也得跟得上时代。

 

媒体言论权的未来

风波有始即有终。荷兰媒体的言论自由,可能还会在政府或群众意识有意无意地干渉中,几番拉响论战号角。但基本不用去担心言论自由会成为社会发展的牺牲品,因为荷兰人爱说敢说且爱听,多一种意见总是好的,只要不会伤及人民利益,那么谁都可以去享受应得的自由。

而中国媒体的言论不自由状态,也不会永远停滞不前,但这需要媒体自己放弃这张靠“拍马屁”求自保的安全牌。言论自由不仅是该说的可以“说”,同时也包括没必要说的可以“不说”。要求言论自由首先要敢于去触碰底线,这样,管理者才能知道这界限已经过于狭窄,否则他们永远会觉得已经给与你足够的自由了。而如果现在仍然不敢去“说”,那么先从“不说”开始吧。

只是不要让自由成为近在咫尺,而你却永远不敢享用的奢侈品。

 

(本文仅为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