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涌入引发荷兰群体恐慌,惊弓之鸟的日子怎么过?

上周五,在Thalys开车前躲进厕所的16岁男孩万万没想到,他想逃票去法国的举动竟会招致武装特警的包围……不仅如此,他还逼停了鹿特丹中央车站的所有火车,让这个荷兰的超级大站为他一个人至少停运了3小时……据悉,为打击这次“恐怖袭击”,荷兰警方初步估计花费了五十多万欧元。

当然,有惊无险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美好的词,恐怖分子没有再度光临自然也是可喜可贺啦~不过,这也能看出,现在的荷兰因为难民的大量涌入和可能存在的恐怖分子可以说是草木皆兵……但,难民真的是那么可怕的群体吗?

周六,一名男子在Weert车站突然病发,而一名本职是医生的叙利亚难民目击此事,上前救援。

事发当时,病患突然躺倒在地,许多过路人和警方围了过来。这时候,从当地的难民中心方向跑来了一个男子,这个男子自我介绍说他是一名叙利亚医生,询问是否可以帮助病患。警察立刻同意了。这名叙利亚男子立刻对患者做了一些急救措施,并询问他的病情。

不久之后,救护车也赶到了,将病患送去了医院。据了解,病患是一名48岁的Weert居民,他是一名癫痫患者。虽然帮忙救助病患的叙利亚男子没有透露姓名,但警方依旧通过媒体向他表示感激。

叙利亚男子的救助行为无疑会大大减轻荷兰本地居民对难民涌入的恐惧。近日,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又向大众解释,不是所有难民都在向欧洲涌入。他解释说,也许世界上从来没有哪个时候像现在一样,有着如此庞大的流动人口数量。对欧洲来说,大量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人的涌入是如此明显,在一些国家,光是走在路上看到的外国人口数量可能都快与本地人口数目势均力敌了。

但是,从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经验来看,最无助的、挣扎在战火中的大多数难民都没有任何途径和办法离开本国,认为每一个难民都在逃往欧洲的路上,这根本就是个幻觉。

“我能感受到欧洲人的恐慌,这是我们这一代欧洲人从未经历过的事情——我们已经脱离了动荡流离的年岁很久了。其实,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也曾有一场大规模的人口迁移,那时候我们都平安度过了,而现在,欧洲比往日更加繁荣,我们拥有更多的资源来为战争的受害者做一些事,这也是一份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