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更新时间: July 31, 2015 更新: 华侨新天地-编辑部

荷兰记者小哥全程跟踪,揭秘奶粉代购攻略

荷兰人都知道中国人扫购奶粉的事迹,但是并非所有人都见证过这到底是怎样一个操作流程,而对此好奇的人自然不少。于是,日前一位名叫Pim Lindeman的荷兰记者小哥,便抽出了一天的时间,专门跟踪了两名扫购奶粉的中国人,并在荷兰报纸上撰文记录下了她们的一天……

小编翻译了全文,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位记者小哥的发现,也了解下从荷兰人的视角是怎么看待中国人的扫货行为的:


“他们每天早上10点左右就会来了。” 位于Hasseler Es的Emté超市里的一名收银员如是说。“他们”指的便是每天都会按照惯例跑遍Twente地区的超市和日用品店专门为了采购奶粉的那些中国人。之后,他们会把买到的奶粉转卖给一些做奶粉贸易的中国商人,然后这些奶粉随即会被运往中国,从而获取极大的利润。从零售商处购买少量奶粉是被允许的,而大宗贸易却非也。

我想自己亲自做个调查,看看是否一切属实,于是早上9点半变来到了Emté超市。超市经理透露说,这里每天都会有不少中国人前来采购奶粉,有时候一天可以达到20人。他们只想要牛栏奶粉,其他的品牌在中国市场并没有那么高的价值。

此外,他们现在只想购买10个月大以上的婴儿喝的奶粉。“按中国年历来算,今年是羊年,似乎不宜生孩子。因此,新生儿的奶粉需求量并不大,因为目前在中国几乎没有婴儿出生”(小编话:你们就听信荷兰媒体瞎忽悠吧,其实中国今年出生的婴儿可真不少。)

我只等了两分钟,就看到有一老一少两名中国女子进来了。(注意,这两位“早起有虫吃的鸟儿”就被这位充满好奇心的记者小哥盯上了,因此也就不知不觉成为了本文的主角。这也验证了“早起的虫儿被鸟吃”这句话更具深意的正确性……)

她们二人完全没有看其他商品,空着手径直走向收银台,目前奶粉都被单独存放在收银台,店内货架上的都是空罐子而已。(看来两位也是有经验的人)

我站到了她们身后。“4段。”其中那名年纪稍长的女子提出了自己的需求,她的意思是指给1岁以上的婴儿喝的牛栏奶粉4段。收银员说:“最后一盒了。”后面年纪稍轻的女子要了给10个月以上婴儿喝的3段。由于奶粉的供不应求,每位顾客每天只能购买一盒,而她们对店里的规矩明显都心知肚明。

她们使用现金结了账,把奶粉装进了一个大袋子,然后走出了商店。这时迎面走过一个也是为了奶粉而来的中国男子,他们相互打了招呼,未作停留,便继续前进。

这两名女子把新买来的奶粉和此前的“存货”一起装进了后备箱,并坐进了汽车,她们在一份列表上打了个钩,然后就开走了。(这位记者小哥眼神也是绝了)下一站是附近的Slangenbeek商业中心。

熟悉的面孔

两人前往了Albert Heijn超市和Kruidvat等店铺去采购奶粉。超市的一名收银员表示这两位是“熟面孔”了。但这次她不得不让他们失望而归,因为当时那里仅剩下1段和2段,但她们却不想要。

还好她们在Kruidvat的运气好一些,买到了需要的奶粉,并装进了袋子里。她们并没有去Etos,可能她们清楚在这家Etos买不到奶粉。那里的一名员工表示,他们不会卖奶粉给从事奶粉贸易的人。

我跟了她们一段时间,她们已经发现了我,并且和我有了眼神的交汇。在停车场,她们在汽车里坐了好久,并质疑地看着我的方向,但最终还是再次出发了。

这次是前往Borne,她们造访了那里所有的超市和日用品店。按固定行程开车一一经过所有商家,并尽可能多的采购奶粉。

慢慢的后

他们的雪铁龙C1汽车的后备箱很快就被挤得满满的了。在整个过程中,她们遇到了不少其他中国“同行”,但彼此间却没有交流。

Borne一家Trekpleister的售货员表示,这种每日固定的扫货行为很“惹人厌烦”。因为,虽然中国人总是表现得很友好,但这些婴儿奶粉并非国际贸易商品,而是为荷兰的婴幼儿准备的。当然,Trekpleister还是会继续向中国顾客出售这些奶粉,因为营业额毕竟还是营业额。(嗯典型荷兰人的心态,不满归不满,钱还是要赚的……)

后来,在她们经过Zenderen开往Almelo的时候,在一个交通灯处甩开了我。她们最后把扫来的奶粉送去了何处便不得而知了。但可以肯定的是,附近有中国贸易商的仓库储存这些奶粉。最近,在Kampen便发现了一处这样的奶粉收集点。但对于Twente地区是否也有这样的地方,警方表示不清楚。

……全文结束……


这位记者小哥真的够有决心和毅力的,就这样生生跟踪了两名奶粉代购这么久。不过最后被开车甩开也是很懊恼的吧,不然估计还会获得更多信息。而小编也是第一次知道,要扫奶粉,居然需要如此坚持不懈地跑遍那么多地方,也是蛮拼的……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