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更新时间: June 22, 2017 更新: 华侨新天地-编辑部

破茧成蝶——从荷兰中餐外卖店到国际影坛 荷兰唯一华人导演袁欣婷专访

“我深情拥抱并感谢我身上的中国文化,这是生活给我的一种赠予,是我一生的财富。”—袁欣婷

                 

在荷兰的电影界,有这么一位优秀独特的导演。她是荷兰最高学府阿姆斯特丹大学传媒学的硕士。她电影生涯中的处女作,《中餐外卖店出餐窗口后的世界》一举荣获当年荷兰国家电影奖的提名。她的第二部电影,音乐纪录片《样板戏-八个典型作品》在2007年的蒙特利尔艺术电影节上荣获最佳纪录片奖。她导演的《与村上春树共进晚餐》在柏林亚洲电影节上获得大众评委奖……

今年二月,在国际四大电影节之一的鹿特丹国际电影节上,她以一部反映中国移民奋斗在荷兰的生活纪录片深深打动了无数观众的心,获得高度关注和好评。她就是荷兰华人二代移民的杰出代表,一位在中餐外卖店里奔跑成长的荷兰电影界唯一一名华人导演–袁欣婷女士。袁欣婷导演涉影14年,用她独特细腻的视角,朴实深刻的叙事手段,得天独厚的华人文化背景,在荷兰艺术电影界画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6月22日,《父亲的选择》将在全荷艺术影院隆重上映,影片讲述了袁欣婷导演父亲真实的移民故事,父亲的一生就是无数海漂的缩影:选择飘洋过海,客居他乡,世事冷暖,甘苦自知。人们说这世界上有一种孤独叫“移民”:既回不去自己的星球,又挤不进眼前的世界。《华侨新天地》特地走访了影片的导演袁欣婷女士。一起聆听这位二代移民的孤独,选择,坚持,成长,及梦想……

【关于成长】

你在6岁的时候跟随父母移民荷兰,脑海里还有6岁时关于中国的记忆吗?

还是有一些的。但是我也说不清楚,那是属于我的回忆还是父母给我叙述的往事。我还记得夏天的时候,香港特别热;在乡下(广东大鹏)和我的玩伴小狗难舍难分的场景;还有坐飞机来荷兰时,飞机起飞下降时,耳朵一直嗡嗡作响,疼得要命。

刚开始在异国他乡生活,你们都面临了怎样的困难?

刚开始真的很不容易。我父亲在香港是一个出租车司机,我妈妈是一个家庭主妇。他们平时都没有在餐厅工作的经验,来到荷兰却突然要自己经营一家餐馆,陌生的国度,陌生的语言,陌生的文化,这一切都让他们措手不及。我还记得,父亲因为白天长时间甩很沉的锅,晚上连刷牙都抬不起手来。

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学校上学,对儿时的你而言是怎样一种感受?因为你是中国人,会被同学们排斥吗?

那时的中国移民还不多,在我们学校我是唯一的中国人。学校里总是会有个别同学因为我是中国人而取笑我。妈妈说我那时常常会哭着回家。我想对一个只有6岁的孩子而言,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坏境,又无法和其他人沟通。在学校应该是挺孤独无助的。大概半年之后,我就能开口用荷兰文和别人沟通了。

在《父亲的选择》这部影片里有一个镜头给我印象特别深刻:父母每天都在餐馆为了生计而劳碌着,留下你一个人在家里。你常常站在窗户前望着窗外的小巷,等待父母下班回家。你觉得自己的童年孤独吗?

我的父母和所有在中餐馆工作的其他中国人一样。他们任劳任怨,起早摸黑。只有付出比荷兰人更多的努力,才能在这个国家站稳脚跟。所以,印象中,他们一直都在工作。而陪伴我成长的就是家里那台电视机

这段经历对你后来的事业有影响吗?因为我个人认为,人在孤独的时候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会让你比同龄人早熟。

那时我会看很多电视节目,荷兰的,比利时的,德国的,法国的。甚至,电视成了我的法文老师。通过各式各样的电视节目,我进入了一个充满想象的梦幻世界。这对我后来从事电视,电影行业的创意起到一些启蒙的作用。

什么时候开始你发现自己不喜欢餐饮业,不打算接父母的班?

从一开始就发现了(袁导爽朗地哈哈大笑)。我从小耳濡目染,餐饮业没有周末,没有节假日,正是这些一般家庭团聚的时刻,父母却要更辛苦地工作。我喜欢享受美食,但不喜欢自己去经营餐厅。

你可以看懂一部分中文,你的中文是在哪里学的?你觉得对于国外长大的孩子而言,学习中文重要吗?

我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能够掌握自己的母语非常重要,因为那是你归属的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20岁的时候,我去了北京学习中文,因为那个年代荷兰还没有中文学校。我的女儿是在荷兰出生的,现在每个周六她都必须去中文学校学习中文。像很多国外长大的孩子一样,她对学习中文没有兴趣,但我希望她能把中文学校的小学课程念完。那样长大之后,如果她还愿意继续学习的话,起码基础还在。

为什么选择传媒专业?

我从小就特别喜欢看电影。当然小时候对“导演”并没有概念。而且父母都从事餐饮业,像普通的父母们一样,他们更希望孩子成为一名律师,医生或者大公司的经理。我一开始念的是经济和传播学。但后来我觉得这些专业太单调了,然后就在阿姆斯特丹大学深造,取得了传媒学的硕士学位。

 

【关于电影】

平时看亚洲电影吗?哪位导演的作品让你印象最深刻?

张艺谋导演,他特别擅长用我们中国人特有的方式去讲故事,而且讲述得特别有感染力。比如影片《英雄》令人叹为观止!还有日本导演是枝裕和,他擅长温情的家庭剧;而韩国导演朴赞郁,作品则以黑色诡异著称,他们风格各异,却各有春秋。他们的电影都给我的创作带来不少的启发。

现在国际电影市场的趋势就是商业片泛滥,观众们不是为了看一个故事,思考一段人生去电影院。去看电影主要是为了开心,放松。这种趋势对文艺片,纪录片是很大的挑战。那么荷兰给像你这样钟情于文艺电影创作的电影人,提供了怎样的环境?

如果和国内的电影市场相比,我们生活在荷兰的电影人实在是太幸福了!荷兰电影市场十分注重质量,而不仅仅是票房。荷兰政府有专门给文艺电影创作的补助资金。电影是一种多元化的艺术形式,有商业电影和文艺电影等等不同的载体和表现方式。真正有生命力的电影市场应该是一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市场,而不是用票房来断英雄,而这点恰恰是现代香港电影的悲哀。

我们刚才聊的张艺谋,他的《千里走单骑》光是剧本就创作了4年时间。但现在也有很多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业电影,从构思到上映是快餐式的,越快越好。你的纪录片从构思到公映,平均需要多长时间?都要经过什么程序?

首先我需要把点子写成计划书,然后把计划书送到电影投资公司申请投资资金,接着去不同的电视台申请播出权。这一切落实之后,我才开始坐下深入剧本。剧本创作结束,资金到位之后,就可以和自己的电影制作团队一起开始着手拍摄…就我的作品而言,从构思到公映一般需要3-4年时间。

2003年,为什么选择《中印餐馆老虎头后的真实世界》这样一个题材作为自己的处女作?

我来自中餐馆,少年时期我就开始在父母的外卖打包店开始帮忙接单,打包,端盘。中餐馆承载着我所有的少年时光,我在中餐馆里渐渐长大,而父母在中餐馆经营中垂垂老去。在荷兰有很多和我一样在父母餐馆里长大的孩子,放学回来,我们在吧台上写作业;有很多和我的父母一样的华人父母,牺牲了自己原有的梦想,为了生计,为了给孩子们更好的未来,站到了那扇小小的窗口后面,日出而作,年复一年。对很多喜爱中餐的荷兰人而言,他们对从那扇小小的出餐窗口(老虎头)后面的世界十分好奇。这也是我最熟悉,最亲切也是最想记录的题材。

(袁欣婷导演工作室存放的电影老胶卷)

你之所以在2007年拍摄《和村上春树共进晚餐》,是因为你本身就是村上春树的粉丝吗?

当然啦,我几乎阅读了村上春树所有的书本,其中《寻羊冒险记》《奇鸟形状录》是我最喜欢的两本书。很遗憾,没能采访到村上春树本人。我是追寻村上在日本的生活痕迹,去环游日本,去探讨村上春树和日本当代文化之间,相互依靠,相互渗透的关系。

2012《Het Geheim van de Hema 》(Hema百货公司的秘密)怎么想到从亚洲题材转换到纯粹荷兰文化生活的题材?

Hema百货公司正是一家典型的荷兰连锁百货公司,因为每个荷兰人都知道它。我对这家百货公司的内部程序,公司改革很感兴趣。在拍摄时使用了更多的荷式幽默手法,引发荷兰观众产生共鸣。当时吸引了一百万观众观影,创下了良好的收视率。

这部影片是一个非常华丽的转身,今后会多着手欧洲本土题材的拍摄吗?

哈,这个问题很有趣。我现在手上正在准备两个完全不同题材纪录片的拍摄。第一个《第八天》是关于2008年的欧洲经融危机。在这部记录片里我们将会采访当时的银行高层,经济部长,荷兰首相…拨丝抽茧,一层层向观众分析那场金融风暴的来龙去脉。以及那场风暴差点在一个星期内就把荷兰最大的银行之一ABN-AMRO银行逼迫地岌岌可危的故事。

第二个关于香港。1997香港回归祖国,从出租车司机到贵妇,从个体经营者到政府职员….回归之后,香港各行各业人民的生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他们怎么去调整适应回归前和回归之后的生活。

(工作室一角)

【关于《父亲的选择》】

什么时候开始有拍一部关于自己父亲的纪录片这种想法?

父亲的人生有两个转折点,从广东到香港,从香港再移民荷兰。经历了50到70年代的一些动荡的岁月,有他特殊的历史背景和人文价值。我和身边的人都认为父亲的故事极具代表性。5年前,父亲决定回香港养老,我觉得是时候开始准备拍摄了。

你觉得父亲对举家移民荷兰这个选择后悔过吗?

刚开始那几年语言,生活环境都还没有适应,融入,生活过得相当艰苦。他当年卖了香港的出租车公司,用所有的钱都买下了荷兰的一家餐馆。但是因为门前是单行线,餐馆的生意并不如预期的那么理想。那个时候,父亲应该后悔过。但我从父亲身上学到最重要的一个优点是,他为人很乐观。他觉得既来之则安之,常常鼓励我和妈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几年后,我们买了马城另一间中餐馆,劳苦了一辈子的父母也总算在最后工作的10年时间里有了一些积蓄。

如果当初父亲没有选择移民,而是留在香港发展,你们会过着怎样的生活?

我想父亲的出租车公司应该会不停壮大,像我很多香港,内地的亲戚们一样,或许他会成为一个很成功的商人。很有可能,我会像很多国内的很多孩子们一样,听从父母的意见和安排,成为一名医生或律师,而不会成为导演了。

令尊去年过世了,被安放在了香港对吗?您打算今后每年清明都回去看他吗?

是的,父亲最终回到了香港,我们相信他也愿意在离世之后被安放在那儿。在那里他度过了他的意气风发的青年时光。我会起码每年回去一趟,去看他。

你考虑过叶落归根这个问题吗?你的根在荷兰还是中国?

刚到荷兰的时候,我觉得我和学校同学们都不一样,我是一个中国人。长大之后,跟随父母回香港度假,我又觉得我和身边很多香港人从小接受的教育模式,成长背景都不一样。那时,我又会觉得我是一个荷兰人。为了方便我的孩子今后能偶尔来看我,我应该还是会选择叶落之后,留在荷兰。

你希望通过这部影片向观众们表达、传递什么呢?

我希望这是一个可以触动观众内心的故事,希望他们能够感同身受体验那段历史。理解那个年代的人面对那样的环境和背景可以做出的选择。我也希望这部影片是记录荷兰华人生活的一个标杆。能够有机会去拍一部关于荷兰华人移民在他乡努力拼搏的故事,我感到非常荣幸!因为愿意涉足这个题材的荷兰导演寥寥无几。我希望通过这部影片告诉所有奋斗在荷兰的华人同胞们:为你们敢于尝试从零开始的勇气,为你们赖以为生的餐饮事业,为你们含辛茹苦的父母以及任劳任怨的自己感到骄傲吧!我们的华人同胞给荷兰社会的印象就是埋头苦干,却很少去电影院观影。我也希望通过这部电影向电影投资商们证明:只要有好的题材,华人观众群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市场。

作为一个导演,你觉得最需要具备的素质是什么?

导演的职业就是讲故事。一个好导演要学会向他的观众真诚而深情地讲述一个,能引起观众共鸣的故事。

你觉得你的中国背景,对你的事业发展是一种优势吗?

绝对的。当我刚开始涉足传媒行业,在电视台工作的时候,我很怕被同事们贴上移民的标签,只让我去做有关移民题材的专题。所以我当时选择了电视台里最棘手的新闻部。但自从开始制作电影之后,我深情拥抱并感谢我身上的中国文化。在创作上它让我比其他荷兰本土导演多了一种文化题材的选择,这是我一生的财富。

对你自己目前取得的事业上的成绩,满意吗?

艺术电影创作这个职业是一场孤独的跋涉。特别是针对华人题材电影拍摄的行业中,前面,没有华人先行者可以引导;后面,还没有华人后来者可以让我依靠。如果我回头看看这些年自己在电影行业里一步一个脚印所做的所有努力,是的,我为自己感到骄傲!

(袁欣婷深情演奏 Bridgeover troubled water)

中国和荷兰的双重文化滋养了袁欣婷导演一对矫健的翅膀,让她能够以电影这种艺术形式在两种文化天空中自由飞翔。她通过电影记录探讨中荷文化在中国侨民身上的碰撞和交融,也通过电影让荷兰社会关注和了解到这群勤恳善良的中国人。接受我采访那天的袁导穿着一件简单舒适的T恤,很居家的一件小短裤,完全不施脂粉。她的随意让我多少有些意外,但她的谈吐和外表就如同她的电影一样真诚朴实,极有亲和力。最后,特别想告诉袁导,艺术电影创作这个职业不是一场孤独的跋涉。在你的身后还有成千上万的荷兰华人都是你的支持者,你的依靠。我们都为你,荷兰华人界唯一的导演,制片人引以为荣!

袁欣婷导演简历

 

摄影:Anne Berkhout

 

袁欣婷生于中国香港。六岁时随父母移民荷兰,从小在城马斯特里赫特长大。父母在荷兰经营中餐馆,她从少年开始课余在父母餐馆中打工帮忙。毕业于阿姆斯特丹大学,取得了传媒学的硕士学位。

 

电影生涯开始初期,她曾在在多个电影和电视的制作团队中担当助理。

2001年她的处女作,一部纪录片短片《CHIN.IND.:LIFE BEHIND THE SERVING HATCH’》荣获了荷兰国家电影奖的提名。

她的第二部电影是一部音乐纪录长片《样板戏-八个典型作品》。该片在2005年圣丹斯电影节上获得评委会大奖提名,2007年在蒙特利尔艺术电影节荣获最佳纪录片奖。此片还曾在美国的部分影院公开上映。

之后她又导演了纪录片《与村上吃晚餐》,是对由日本畅销书作家村上春树的作品所引起的关于超现实世界的讨论,此片2008年在柏林亚洲电影节上获得大众评委奖。2012年,一部关于荷兰文化生活的纪录长片《HET GEHEIM VAN HEMA》,在荷兰获得100万次的观看量。

2015年她导演了纪录片《MR.HU EN DE TEMPEL 胡先生和寺院》,讲述了中国著名的佛教重地普陀山如何在荷兰乌特勒支建立他们第一座海外寺院的过程。

《父亲的选择》是袁欣婷拍摄的关于父亲人生的一部回忆录,将于2017年6月22日在荷兰的各大影剧院上映。

6月22日起《父亲的选择》将在荷兰以下多个电影院进行首映

  • AMSTERDAMDe Balie | 地址:Kleine-Gartmanplantsoen10 | 网站:www.debalie.nl

* 从6月22日到 6月28日每日19:00放映

  • AMERSFOORT, De LieveVrouw | 地址:LieveVrouwestraat 13 | 网站:www.lievevrouwe.nl

* 周一 6月26日

* 周一 7月3日 19:15 特别放映~导演袁欣婷将到场出席见面会

  • APELDOORN, Gigant | 地址:Nieuwstraat377| 网站:www.gigant.nl

* 周四 7月20日20:15 /周五 7月21日15:30  / 周六7月22日15:30/周日7月23日15:30/周二7         月25日 21:30/周三7月26日21:30

  • BREDA, Chassé Cinema | 地址:Claudius Prinsenlaan 8  | 网站:www.chasse.nl

* 从6月22日到6月28日放映

* 周五6月30日 20:30 特别放映~导演袁欣婷将到场出席见面会

  • DEN BOSCH, Verkadefabriek  | 地址:Boschdijkstraat45  | 网站:www.verkadefabriek.nl

* 周日 6月25日

  • DEN HAAG,Filmhuis Den Haag | 地址:Spui 191  | 网站:www.filmhuisdenhaag.nl

* 从6月22日到6月28日每日放映

  • ENSCHEDE, Concordia  | 地址:Oude Markt 15  | 网站:concordia.nl

* 周一 6月26日 20:00

  • GRONINGEN,Groninger Forum | 地址:Hereplein 73  | 网站:www.groningerforum.nl

* 周三 7月5日 19:30 特别放映~导演袁欣婷将到场出席见面会

  • HAARLEM,Filmschuur  | 地址:Lange Begijnestraat 9  | 网站:www.toneelschuur.nl/film
  • HILVERSUM, Filmtheater Hilversum | 地址:Herenplein 5  | 网站:www.filmtheaterhilversum.nl

* 周四 6月22日 15:15/周二6月27日 19:15/周三 6月28日 15:50

  • LEEUWARDEN, Slieker Film | 地址:Wilhelminaplein 92  | 网站:www.sliekerfilm.nl

    * 周四6月29日20:00 特别放映~导演袁欣婷将到场出席见面会

  • MAASTRICHT, Lumière Cinema | 地址:Bassin88  | 网站:www.lumiere.nl

* 周一 6月26日19:30 特别放映~导演袁欣婷和袁景强将到场出席见面会

  • NIJMEGEN, LUX | 地址:Mariënburg 38-39  | 网站:www.lux-nijmegen.nl

* 从6月22日到 6月28日每日放映

  • ROTTERDAM, LantarenVenster  | 地址:Otto Reuchlinweg 996  | 网站:www.lantarenvenster.nl

* 从6月22日到 6月28日每日放映

  • TILBURG, Cinecitta | 地址:Willem II Straat 29  | 网站:www.cinecitta.nl

* 周二7月4日 19:15  特别放映~导演袁欣婷将到场出席见面会

  • UTRECHT, Filmtheater ’t Hoogt  | 地址:Hoogt 4  | 网站:www.hoogt.nl

* 从6月22日到6月28日每日放映

  • ZWOLLE, Filmtheater Het Fraterhuis  | 地址:Blijmarkt 25  | 网站:www.filmtheaterfraterhuis.nl

* 周五 6月23日 16:00 /周日6月25日 16:30/周二 6月27日 14:00

 

图文:Lisa Hu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