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更新时间: September 22, 2015 更新: 华侨新天地-编辑部

真相:原来荷兰难民营中的难民自己都害怕……

欧洲各地相继爆出叙利亚难民营中的强奸、卖淫丑闻,而荷兰难民营的真实状况又是如何的呢?近日,在乌特勒支的一家难民紧急避难所中,一位本职是物理学老师的叙利亚难民Erfan Karajk接受了AD报纸的采访,他说:“至今为止,荷兰的难民营中还未发生暴乱,但谁知道当人们厌倦了生活的无聊,又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

这位物理老师这几日生活在惶恐不安之中,因为他发现,虽然他跟大多数叙利亚难民一样都是穆斯林,但他信仰的是伊斯兰教中的一个少数派别,因此,他的祈祷方式与其他人有所不同。他以耳语的音量把这一点告诉了记者,因为,如果其他难民看到了他与众不同的祈祷方式,很可能会造成很大的麻烦。

在抵达荷兰之前,Erfan Karajk乘坐一艘拥挤的小型船只从土耳其抵达希腊,然后,他又在那里被蛇头装进挤得满满当当的货车,这才到了荷兰。这一路上,他认为自己已经碰到了数名伊斯兰国的恐怖分子,这些都使他异常警觉。“那些男人从不刮他们的络腮胡,因为他们认为,这是安拉的旨意。相信我,这些都是恐怖分子!”在那些神经紧张的日子里,Erfan Karajk只想要简单地活下去,因为只有他活下去了,他才有希望最终在荷兰找到一个住处,然后将妻子和他4岁的儿子接来团聚。不过,在乌特勒支的难民营中,他发现自己考虑得太过简单。“我现在还希望生活能不那么无聊,我也希望可以减少跟其他难民进行危险的‘讨论’。我希望能够尽量避免政治话题,我想荷兰政府也考虑到了一点。我注意到,在Beatrix大楼七楼的祷告室中,有着巨大LCD屏幕的电视机是接收不到阿拉伯新闻频道的,否则那里播放的内容会引起激烈的争论。而除了‘中立’频道的新闻内容外,还有球赛播出,这一点太贴心了!”

Erfan Karajk注意到,难民营中大多数都是独身男子,他们四处晃悠,祷告,抽烟,总是显得无所事事。Erfan Karajk无法确定是不是在这里的所有人都已经从本国的恐怖生活中过渡到了和平的气氛里。除了借助对妻子的思念来排遣寂寞,Erfan Karajk现在还凭借自己的英语优势帮助其他不会英语叙利亚同胞与荷兰方面沟通。“这样我总算觉得自己能派上一点儿用处,我的生活也不这么无聊了。”

现在,Erfan Karajk几乎成为了在乌特勒支的叙利亚难民领袖。“当他们做出错误行为的时候,我会制止他们,比如,有的人会过多地领取食物。现在,这里为我们每个人提供了足够的食物,我们应该感激能获得这些按伊斯兰教律法屠宰的牲畜。而且考虑到我们其中有很多像我一样的素食主义者,我们不吃肉和鱼,我们也能够获得足够的食物来源。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过多地领取超出必要限度的食物。我认为这种做法极其糟糕,如果我看见有人这么做,我会直接向他们指出。再比如,有的人上完厕所或冲了淋浴却不把卫生间打扫干净,我会让他们把该做的事情做完。至今为止,难民营的情况非常正常,没有发生暴乱或打架。但我很好奇,这种情况是否能一直持续下去。到今天,我觉得我离获得合法的荷兰居留权又近了一步,这也意味着我离与家人团聚的目标也更近了。我会为我们的未来祈祷。”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