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更新时间: October 29, 2015 更新: 华侨新天地-编辑部

留荷台湾学生:珍惜台湾的健保!荷兰补一颗蛀牙要6千块台币

珍惜台湾的健保。也许是看了金钟奖最佳剧集「麻醉风暴」的影响吧,深深觉得在台湾,医疗人员的付出和服务的品质被低估;除了认可医疗服务的品质之外,我们更应该了解医疗资源的重要,不轻易浪费。

我的个人感想是以一个使用者的角度出发,毕竟我也不是啥行业专家,没资格对复杂的健保制度多加评论。而台湾医疗服务的高品质与方便性,只要在台湾之外生活过的人大概都有同感。

我刚念MBA的第一个学期衰事不断,首先是在很滑的雪地上不小心滑了一跤,还很不幸的左手着地,于是乎左手腕就肿起来了。想看医生,需要先预约,因为荷兰的制度是家庭医生转诊制,需要先透过家庭医生初诊,才能看到专科医生,无法自己冲向医院。我打电话约了在宿舍附近的家医,让他摸摸看看手腕,再开一张去大医院照X光诊断单的代价,是24欧元,相当于八百块台币。以结果来说,我们可以说他什么也没处理,哪像台湾,一进入医院挂号就可以见到专科医师,如果要拍X光也可以立即去拍,医生当场看片子就可以知道怎么处置,全然的一条龙服务。而台湾的挂号费,是你我都知道的一百五十块。

再过没多久,我发现了一颗蛀牙,已经到了隐隐作痛的地步。荷兰同学A告诉我,牙医超难约的,经过他的几番打听,终于问到我们大楼reception大妈有一位熟识的牙医,明天刚好有空。台湾牙医看牙时,多半都很会安抚病人,会很温柔地说:把嘴巴张大一点哦,再忍耐一下马上就可以漱口了。荷兰牙医完全不是这个风格,一个口令一个动作。然后我一直觉得那个牙医粗心,因为他在处理牙齿时竟然把我的舌头给小割伤了。虽然我觉得这个牙医强差人意,还要对能在牙痛隔天就能补到牙这件事感激涕零:要不是reception阿姨的帮忙,恐怕等上几天是常态。补这颗小蛀牙的代价是多少呢? 145欧元,相当于六千块台币;台湾补这颗牙多少呢?挂号费加上部分负担是两百五十块。


在荷兰就算有健康保险,牙医都是自己另外负担的,除非你有加保牙医的项目(dental insurance)。我待过的国家,基本健康保险都不会涵盖看牙齿的费用,需要另外加钱买。荷兰如此,美国跟大陆的商业健康保险也是如此;只有台湾的健保将基本的看牙项目(例如蛀牙等)纳入保险给付。

我有位台湾朋友在欧洲滑雪时不慎跌倒,脊椎不太舒服,有天晚上什至痛到睡不着,她当时吓坏了,立刻叫了救护车冲向医院急诊室。医生看了看,对她说:「你没有立即生命危险,请你回去。」对他们来说,急诊室是给有生命危险的病患用的,否则就是医疗资源的不当使用;而荷兰医生当然也不会因为病患自己觉得自己很危险而收下她。于是乎,我朋友就回家了,两百多欧元的救护车钱要自己出,相当于八千块台币。

当事情太方便了,我们习以为常,便不觉得需要珍惜,或认知到资源是有限的,需要妥善运用。我也是经历了在国外看病的种种后,才明白「能在台湾当病人」还算是幸福的。

我们享受的是与已开发国家差不多的医疗素质,却只需要负担不到一半的成本。我在荷兰飞利浦每个月交的健康保险费用是95欧元,将近台币四千块(还不包含dental insurance);在台湾,这个收入级距的每月健保费是台币两千出头。何况,在台湾看医生远比荷兰方便多了。

台湾健保的入不敷出有许多制度面的问题:医疗资源的浪费;该收而收不到的费用等,这是另一个大题目。坦白说,许多在国外工作或生活的人,payroll不在台湾,不像台湾上班族需要以台湾收入课征健保费用,但依然能使用台湾的健保看病,对台湾社会来说是不公平的。像我在海外工作,健保费用不需要比照台湾收入级距课征,一个月是六百多块台币,但我享有的健保福利跟其他台湾人却是一样的。健保应该要更务实地去看待整个制度,该课征的就要课征,该砍的就要砍(但也不能变成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性循环),毕竟付小钱却享有大福利的状态一点都不现实;该留什么该舍什么则需要专业的判断。

如果我们觉得全民健保一个互助的好制度、值得拥有的制度,那么试着去珍惜它、改进它吧。并且,对第一线的医护人员多一些尊重吧,因为他们是最辛苦的。如果你尚未体会台湾医疗服务的信价比,那么请去国外看一次病,你就会明白了。XD

来源:东森新闻云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