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更新时间: October 3, 2012 更新: Asiannews

捍卫祖(籍)国主权 荷兰华人华侨保钓大示威

本报特约报道员 钟健寅:

保钓,保卫钓鱼岛(或者台湾同胞所称的钓鱼台),是最近一个多月以来海内外华人世界的大新闻。民间的保钓运动已有40多年历史,一直以来,在维护钓鱼岛主权问题上,中港台三地同胞都很团结,以进入钓鱼岛水域甚至登岛等不同方式向日本宣示主权在我。从今年8月开始,钓鱼岛问题的冲突日渐激化,保钓运动也进入一个新高潮。首先是在8月份,在日本投降67周年之际,香港华人登上钓鱼岛插上五星红旗和青天白日旗,遭遇日本保安队扣押,从而引发了世界华人包括中国大陆华人的愤慨;之后在中国大陆,出现有不少店铺张贴维护钓鱼岛主权甚至语气更为激烈的反日标语,比如“钓鱼岛是中国的,苍井空是世界的”这样的口号出现在很多网站、建筑外墙上。9月11日,日本政府宣布钓鱼岛“国有化”导致华人世界的反日情绪迅速高涨。次日,也就是9月12日,中国大陆多个城市以及台湾、香港等地都爆发了反日示威游行。9月18日,海外华人也陆续走上侨居国的街头,加入了维护祖(籍)国主权、抗议日本非法“国有化”钓鱼岛的示威游行之中。

荷兰华人9 • 19反日示威

在日本宣布“国有化”钓鱼岛之后,全世界范围内首先是美国华人最早走上街头示威,在欧洲则是英国和罗马尼亚华人,他们的保钓大游行发生在9月18日。荷兰华人也于9月19日走上海牙街头,举行反对日本非法“国有化”钓鱼岛的示威。

据悉,荷兰华人讨论关于日本方面的决定并确定集会示威是在9月12日晚上,在9月14日则组建了行动委员会并召开工作会议。示威申请在9月14日早上提出,海牙市政府予以高度重视并很快就答复同意集会游行示威,但建议将日子改为9月19日,因为9月18日是荷兰的“王子日(Prinsjesdag)”,荷兰女王要在海牙出巡。

原先考虑要步行走到日本驻荷大使馆,所以只是组织青壮年华人参加;但是海牙和鹿特丹华裔老人公寓的居民在得到消息以后也连夜开会商议,一致表示要加入到游行的队伍中。鹿特丹的华人社团为此还协助专门安排了一辆大巴接送前往海牙参加集会示威的华裔老人。这使得参加集会的人数超过了原先申请的人数。

当天中午,荷兰华人华侨、留学生约有四百人在海牙举行了游行示威,抗议日本政府执意对中国领土钓鱼岛及部分附属岛屿实施所谓“国有化”的决定,并前往日本驻荷兰大使馆递交了荷兰华人华侨的抗议信。

当天参加抗议示威的华人还有来自南部林堡的Maastricht、东部的Enschede和北部的Groningen等城市的,从这些城市赶到西部的海牙,路上需要花费大约3小时的车程,可谓路途遥遥。

还有不少从世界不同地方移居荷兰的华裔老人也参加了示威活动。83岁的老人黎瑞珍,在香港出生,后来移民苏里南,又从苏里南来到荷兰。她不惧辛苦坚持参加游行,还和其他老人家共同拉起了横幅,最后在工作人员的劝告下才坐上指挥车。她说,小时候就听家中长辈讲述日本人当年在香港犯下的罪行,至今记忆犹新;这次游行活动,自己是一定要来参加的,直到走不动为止。在现场,多家中文媒体都将镜头聚焦在这位满头银发的华裔老人身上。

经过大约25分钟的游行,华人的示威队伍来到日本驻荷大使馆门前,一时间口号声此起彼伏。荷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胡允革在日本使馆门前宣读了抗议书,阐述了钓鱼岛属于中国领土这一立场。接着,示威代表胡允革、陈华钟、潘世锦等向日本使馆递交了抗议书。

抗议书的大致内容是: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神圣领土。日本“购买”钓鱼岛的决定,是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严重侵犯,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感情,损害中日关系,旅荷的华人华侨、留学生和中资机构对此表示强烈愤慨和严厉谴责。抗议书还敦促日本政府充分认清当前事态的严重性,在钓鱼岛问题上悬崖勒马,立即撤销所谓“购岛”的错误决定。

这次荷兰华人的游行示威活动从头到尾秩序井然、体现出荷兰华人非常理性的态度。包括NOS、RTL4等多家荷兰主流媒体也派出了记者在现场作直击报道。

这是荷兰华人华侨继2005年反对日本入常之后的第二次反日游行大示威。荷兰华人华侨和世界各地的同胞姊妹一起,在爱国保钓行动中为自己写下了重要的一篇。

新闻报道中的非理性

纵观这次世界范围内的保钓示威游行活动,绝大多数均是以理性方式来进行。在中国大陆虽然也出现了一些趁机打砸抢的肇事行为,还有其它一些过激行为以及标语口号,但对于这些利用游行打砸抢的行径,中国当局已经及时采取了措施,且在事发后司法部门也展开了对犯案人员进行通缉抓捕的行动。事实上,游行示威中甚至是一般集会中出现的非理性行为,世界各国都时有发生。我们可以鞭挞这些非理性行为、甚至责问警方和政府对待这种非理性行为的态度,而作为新闻媒体对此进行报道以示警醒也很有必要;但是某些海外媒体包括海外中文媒体却将游行示威活动中出现的过激行为渲染为“义和团回来了”、“文化革命又来了”之类、将示威者统称为“暴徒”,并对华人世界的保钓热情极尽冷嘲热讽之能事,甚至称其为“爱国贼”……以这种群众性活动中出现的个别非理性行为来概括和定义整个活动,就算不是别有居心,至少也是戴上有色眼镜。而将这些非理性行为政治化,实现某些势力的反华指向,更可以看成是某些小丑自以为是的卖弄。

我们不妨先来看看这个:在中国各地爆发保钓示威游行活动频频见之于微博、网络论坛的同时,有一个名叫李昭的西安人也引起了大众的关注,网络上放的是一张照片:李昭手持一块纸板站在西安的马路上,纸板上写着“前方砸车,日系调头”。此举的确令不少日系车主避免了损失。据了解,这张照片拍摄于9月15日的大规模示威游行中,在微博上被转发10余万次,受到普遍称赞。——这是不是也体现了中国(人)的理性?

再来看看最近发生在荷兰Haren的骚乱,无端端的数千人涌到这个小镇,个别人还烧车毁窗、殴打老人,带来一遍狼藉,弄得平静的小镇一下子世界闻名。如果要将这些骚乱和荷兰倡导的自由、平等和法制联系起来、因此贬斥荷兰,是不是也算是一种以偏概全的偏激行为?不过,在荷兰这样一个富裕的民主国家,居然还有一些年轻人要通过这种方式宣泄,甚至继Haren之后,还扬言要搞阿姆斯特丹、阿纳姆等地的Project X,这个现象也非常值得人深思:当今世界的年轻人到底要追求什么?

值得一提的是,荷兰主流社会中也有对荷兰华人华侨的反日示威不理解的。这也许跟荷兰媒体不直接介入有关。在提及钓鱼岛时,荷兰媒体分别刊登了中日两国的称谓,且一般也只是陈述两国的争端而不作倾向性的评论。

华人世界的异见

经历了这次保钓活动,大众也看到一种现象:并非所有的“华人”都同仇敌忾。例如,有个叫做艾未未的同胞,一个喜欢露体并不时发出西方世界爱引用的声音、因而被西方世界视为高人的,却在世界华人进入保钓高潮之际发表个人高见说连日的反日示威是某些领导人授意。

更有一位经常活跃在海内外中文媒体的“荷兰华人”,据说还曾经被评为中国国内某网站的“十大博主”,今年8月份在其一篇名为《钓鱼岛与爱国主义》的博文中如斯写道:一百年前有一个“五四运动”,一帮子爱国苍蝇们突然觉得国家外交是他们的管辖范围,可他们不敢挑战野蛮的日本人,但敢欺负文明的中国政府;谁知过了一百年,他们又来了,这次反了,他们不敢去新华门、而去爬岛涮日本人了。为啥?安全呗!苍蝇啊苍蝇,你们那点出息我就不说了。你们颠覆了一百年前的民主,这次玩啥呢?关于“钓鱼岛”,这位同胞如是说:《旧金山和约》让美国托管,最后美国给了日本;中国不承认《旧金山和约》,因为中国没参加。可中国干嘛去了?抗美援朝去了!中国和美国开战了,成了敌对国,美国占着钓鱼岛,不给中国给日本,奇怪吗?怨谁呀?

他还说道:你冷静下来仔细想,什么保钓啊,早不要晚不要非等到发现了石油才要。那无非是几条没有责任感的石油大鳄想把他们的脏管子插到那里,污染那片海域给他们泵钞票。他们挣足了钱拍屁股移民美国了,给人类留下一片飘满油垢的脏海!从保护那片美丽的海域角度想,我更相信日本政府做的要比中国政府好!

好在一场荷兰大选让我们见识了荷兰是一个允许高谈阔论、发表异见的国家,不然这位同胞的高论还真的需要时间来消化;他还曾经告诉某荷兰公共媒体说自己的博文被中国方面删掉了,读者感兴趣的话不妨上网搜搜、自行判断其言论的真实性到底有多高吧!

较量,或许还只是刚刚开始

关于钓鱼岛争执来由、局势的发展演变和预测,一方面非本文论述之要点,另以方面也非笔者之所长,而人云亦云、拾人牙慧更非本人所愿。

通过媒体、网络,我们随时可以了解保钓行动的最新进展。而在本文即将完结之时,笔者又陆续看到了如下相关报道:中国推迟了中日邦交纪念庆典、日本特使抵达北京、台湾大批保钓船驶向钓鱼岛海域、中国更多海监船驶向岛域、中国第一艘航空母舰于9月25日正式交付海军使用……我们不禁担心:仗到底会不会打起来?

不管怎样,有一点是明确的,日本的行径已经超越了海峡两岸政府所能容忍的底线,“国有化”(尽管在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版写专栏的日本人加藤嘉一对这“国有化”有其解释,一方面批评野田“用词不当”,另一方面责怪中国“没弄明白”)已经激起世界华人的愤怒,特别是中国政府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态度之强硬,史无前例。那么,究竟会如何解决?是否回到2008年胡锦涛和福田康夫达成的共识?还是更倒回到周恩来、邓小平提出的“搁置争议”主张?但是目前日本已经宣布了要“国有化”,要退肯定也是日本先退,但如果日本不退呢?

另一方面,作为海外华人华侨,在进行了满腔热情的示威游行之后,我们为保钓,又还能做出什么切实有效、有意义的行动呢?留待各位读者各自思考罢。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