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更新时间: August 19, 2015 更新: 华侨新天地-编辑部

卖淫和卖肾:谁更需要“经营许可”?

日前,国际特赦组织决定在全球范围内支持卖淫合法化的计划在荷兰遭遇了两极分化的反应:荷兰性服务行业专家对于这一计划,有的坚决支持,有的强烈反对。

上周二,在国际特赦组织于爱尔兰共和国首都都柏林召开的会议上,代表们投票决定,该组织将积极推行在全球范围内支持卖淫非罪化的决议。对此,Volkskrant引用专栏作家Elma Drayer的话评论说,“特赦组织他们自己被这样一群人骗了!这群人包括一系列精明的卖淫会馆,自以为是的专家学者,难得动一动脑子的大学生,和误入歧途的女权主义者。”

对这一计划持支持态度的人则称,一些“自愿”成为妓女的人往往是出于贫困。这说明,这一群体并非“受害者”,而恰恰相反,她们需要“经营许可”的保护。对于这一观点,反对者措辞激烈:“那国际特赦组织是不是也要替另外一些打算卖肾的人考虑一下?他们是不是也需要‘经营许可’来保护?”

Evelien Hölsken是援助组织Free a Girl的负责人,该组织致力于解救那些被胁迫卖淫的女孩儿。她同样认为,国际特赦组织的卖淫合法化决议操之过急。她说,这一决议将让那些欠发达国家(例如印度)的成千上百名皮条客和妓院拥有者摆脱窘境,而在那里,无数的年轻女孩被迫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卖淫。

Hölsken对Volkskrant说:“在荷兰,太多的女性是卖淫非罪化滥用的受害者。卖淫非罪化放任了许许多多的非法交易,也让被迫卖淫的现象愈演愈烈。”国际特赦组织竟然没有考虑到追究那些皮条客的责任,Hölsken认为这是令人惊异的,她同时认为,那些妓院的光顾者应该被法律惩处。

Ine van Weesenbeeck与Evelien Hölsken持相反态度。Inevan Weesenbeeck是性与健康组织Rutgers的高级顾问,她十分赞同国际特赦组织的决议:“我们需要的正是承认性交易商业化的存在。短视的镇压政策将会让那些非法的卖淫行为更加恶化,我们应该采取一种更加符合实际的政策来为卖淫者提供安全保障。”

国际特赦组织发言人Ruud Bosgraaf称,特赦组织此举是为了着重改善社会对待性工作者的态度。“这些性工作者生活在社会的边缘地带,他们经常受到歧视。卖淫非罪化将能改善他们的处境,他们将因此能够得到社会福利号码,可以依法缴税,也可以得到正常的公共医疗服务。”

性工作者工会Proud的女主席,同样也是一位前性工作者的Mariske Majoor,她十分赞同特赦组织的这一说法:“特赦组织看到了安全的工作条件对于性工作者来说是多么重要。在荷兰,虽然卖淫是合法的,但是性服务行业依旧被一种‘有罪’的气氛包围,政府也经常用法律法规等苛求我们,搞突然袭击。比如,如果你想拍摄一些裸露的视频并以此牟利,你还需要向政府申请营业执照。但记者们在家工作从不需要这样的经营许可。这分明是不公平的,是歧视!性工作者的工作环境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