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更新时间: January 31, 2013 更新: Asiannews

中国式的“扫货”——从奶粉到LV

本报特约报道员 钟健寅

2013年1月25日前后,在东西半球出现了两条截然不同的新闻,但两者间却又有着微妙的联系。

一条新闻发生在中国的广东,在正在召开的广东省政协会议,会上的其中一个焦点议题是水货客引发的中港两地的种种矛盾。

一名港区政协委员称:内地客到香港,使得香港的名牌店变得更加炙手可热了,这无疑令仍旧处在低迷经济中的香港人眼红了。此话立刻引起香港社会某些团体的反弹,有人说中港矛盾的主因并非是港人不满内地人的富裕生活,而是港人不满内地人对香港进行的资源掠夺。这种意见认为,内地人到香港扫货,无论是奢侈品还是日常用品,都是大肆扫货,这一行径导致香港日用品货源紧张,使港人的日常生活受到影响。于是,再次引发了水客扫货问题的进一步讨论。

另一条新闻就发生在我们现在居住、生活和工作的荷兰。由于中国人抢购荷兰奶粉,超市柜面上的奶粉很快告罄,为此,有的超市不得不颁布限购令,而荷兰社会,对中国人的这种“中国式扫货”,也议论纷纷,在大千世界的网络上自然更有不少留言。

啊,这中国式的扫货,席卷全球,所扫之货,从婴儿食品、生活用品,到各类名牌、奢侈品。这中国式的扫货行为引起惊讶,引起诧异,引起愤怒,也引起鼓掌…

对于这种中国式的扫货,其实也可以作复杂的解读。

从奶粉和婴儿食品说起

荷兰公共电视台NOS新闻1月21日报导,荷兰婴儿食品公司Friso呼吁各地超市将婴儿食品限制上架。该新闻明明白白写道:Friso(美素)公司希望阻止中国人把超市的婴儿食品搬空,他们希望能结束这种状态,要求超市将大部分的存货放在仓库中。如果有人想购买奶粉,那么职员将引领其到后门交货,以便控制现今的清空式扫货。

Friso的同行Nutricia(牛栏)产品已经输往中国,据称他们在荷兰的销售情况尚正常,而在输华产品的数量上也一直保持数个百分点的升幅。Nutricia不同意Friso这种不上架而后门交货的提议,主张限购,每个客人最多四罐(盒)。Nutricia还建议,看到推着满车子奶粉的中国人,超市经理应该把他赶走,不予交易,建议其找批发商。

荷兰媒体深知,中国人对荷兰奶粉和婴儿食品的青睐,始源于2009年中国发生的三鹿奶粉事件,而他们对荷兰奶粉的抢购实际上自2009年已经开始。当年荷媒也有过对这一现象的披露,但只是报道了一段日子,便再也没提及了。想不到三年之后,这个话题会再次的卷土重来,其实在这三年之间,中国人海外抢购奶粉和婴儿食品的浪潮从来没有停止过,有人甚至已经将代购发展为一门生意。

抢购潮再现,荷兰媒体说是中国龙年宝宝突然增多的缘故。

荷兰媒体也深知,这种抢购奶粉的现象不仅仅发生在荷兰,在澳大利亚,在新西兰,在德国,凡是西方发达国家的超市,都有寻觅西方奶粉的中国人的身影。

香港明报日前报导:中国客抢购奶粉潮席卷澳洲及新西兰,导致两地奶粉供应紧张,新西兰超市已实施措施,每人限购6罐奶粉。

德国之声中文网也报导:德国发行量遥遥领先的《图片报》18日发表了题为《中国人把德国婴儿的牛奶都喝光》的文章。这份以发表八卦花边消息著称的报纸在文中指出:“德国已经陷入奶粉危机。数千名妈妈都必须面对被横扫一空的超市货架。原因是,中国人把德国婴儿的牛奶都喝光了。自从中国2008年爆发毒奶粉丑闻(580名婴儿患病、一人死亡)以来,我们的产品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迎。特别是黑森州公司Milupa生产的Milumil和Aptamil两个品牌的奶粉。”

这种西方对中国奶粉客的限制措施,马上回馈到中国国内。

中国媒体报导说:网友拍摄的(荷兰)当地超市挂在奶粉区的英荷双语告示上,英文说明了每个顾客的限购数量,荷兰文的说明则多出一句话,即“由于全荷兰市场短缺,很遗憾开始紧急执行此限购政策。原因是出口中国的儿童食品暴增。 ”

中国媒体还说:荷兰超市的全面限购让专营荷兰奶粉代购的网店面临断货之灾,记者从多家网店获悉,原产地为荷兰的美素、牛栏1和2段奶粉正极度缺货,不少网店只能暂停接单,有货的网店则开始提价,每桶加价20元销售。

荷兰华人的感受

荷兰华人M女士,很庆幸自己的孩子终于戒了奶,不用根据年龄段到荷兰超市买相应的奶粉了。

“前两三年的情况确实是很麻烦,很尴尬。到超市给孩子买奶粉,常常找不到相应年龄段的,如果问超市职员,对方一看见我是个华人,虽然能讲点荷兰语,但是目光总有点奇怪。因此,为了买得到奶粉,常常不得不跑好几个超市或者杂货店。有时确实买不到,就只能选用另外的年龄段的。对于我们来说,小时候吃的方面从来没有讲究过,那么现在也不用那么讲究了。”她说。

问及她是否会认为有人在荷兰抢购奶粉和婴儿食品会“丢中国人的脸”,她苦笑一下,说,“要丢脸,也不是仅仅在这样的事情上丢;如果因为需要,买点奶粉回中国,甚至希望做点小生意,代购赚点钱,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一位在荷兰的中国留学生C承认也的确到超市弄点奶粉给国内,赚点小钱,“这没有什么丢脸不丢脸的。你买,我就买;你限购,我就买少点。我们犯法吗?更不要从什么道德点方面看我们,荷兰人不也是抓住每个做生意的机会的吗?”

荷兰超市也不全都是奶粉不上架或者限购的,因为来自制造商的建议并一定要遵从。据报导,限购罐数各超市不同,Jumbo最多可以买5罐,而Albert Heijn根本不限购。

尽管如此,在荷兰,在德国,毕竟还是有妈妈们抱怨:中国人把我们孩子的奶粉都买走了。

外国的月亮永远那么圆?

令我们作为海外华人感慨的是,三鹿的三聚氰胺事件过去了三年多了,难道中国的牛奶还是不安全?难道在这段时间奶制品制造商仍然挽回不了中国消费者的信心?还是中国人对奶粉和婴儿食品的需求已经到了供不应求吗?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府需要采取些什么措施呢?

1月16日,来自美国《华尔街日报》的消息报导,享誉全球的新西兰牛奶及乳制品近日被检测出含有低含量的有毒物质双氰胺,目前新西兰政府已经下令禁售含有双氰胺的奶类产品。

但是,关于新西兰牛奶是否有毒,或者是否仍在安全标准之下,仍然有不同的说法。但有一个事实是,中国妈妈们已经马上回避新西兰牛奶。

其实,可以理解中国妈妈的心,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从日用品到奢侈品

对于跟中国大陆相连的香港特区来说,无疑变成了水客的战场,扫货类型可以说几乎遍及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除了奶粉,还有日用化妆品、食品甚至清洁剂等等。这毫无节制的扫货行为引起香港人的反感,令已经存在的中港民间矛盾进一步恶化。

其实,中国人海外扫货,已经波及高档品牌和奢侈品。

咨询机构毕马威(KGMP)一项调查显示,随着中国中产阶级消费力日趋增强,中国人奢侈品消费转向全世界范围。1月22日公布的毕马威奢侈品年度调研发现,中国海外奢侈品消费人数呈显著升幅,由2008年占受访者的53%升至2012年的71%,其中化妆品、手表及手提包是最受欢迎的产品。

以化妆品及香水为例,调研显示大部分受访者首选在香港、台湾及澳门购买,人数的比例明显高于2009 年的43%。

欧洲方面则因为中国游客人数上升获得显著升幅,由2009年的3%升至2012年的12%。

报告指出,欧洲传统品牌,如瑞士的手表,法国的化妆品、香水、衣服及手提包,德国的汽车等仍很受中国消费者的青睐。

近日,一段名为《一个在法留学生的吐槽:我是研究生,不是采购员》的段子在网上流行,以一名法国留学生的语气,对国人追捧外国名牌和奢侈品的程度进行了讽刺。有人甚至连外文也说不好,嘴上却不断挂着LV、 CHANEL、BURBERRY、DIOR、GUCCI 和ZARA这样的名词,甚至不知道这些品牌的产地;其实中国国内也有这些品牌的代销,但为什么都宁可亲自或者托人万里迢迢从国外购买?

奇怪吗?不奇怪,已经这是当今中国的现象。

另一方面,外国对中国人的这类“扫货”又采取了什么态度呢?

英国、法国等较远的地方不说,以我们的荷兰来说,不久前就有大型百货店“Bijenkorf”开设中文广播的报导,称包括Bijenkorf这类百货店,也包括名牌街P.C. Hooftstraat 等,已经准备好迎接更多的俄罗斯和中国客人。欧洲游的中国人数不仅继续增加,而且中国客也是购物客人里最为豪气的。中国客的消费,令西方的奢侈品行业和百货业获益不少。即使在香港,大陆客的到来,也“带旺了香港的名牌店”。

对于这类扫货,西方的态度似乎是鼓掌欢迎的。

中国式的扫货,在哪方面受欢迎,又有哪方面是令人厌恶的,没人能说个清楚,讲个明白。

对祖国的某些同胞,他们仍然以拥有洋品牌为美,为荣,显摆于网上,自傲于人前,笔者虽不苟同,但也不会批评谴责,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生活方式,如果在某个圈子中必须这样才能生存,那也无可厚非。但是,谴责“中国式扫货”的人,是否不要把话说得那么重,先探讨一下:扫的什么货?为什么扫货?如何保证日常供给的同时也保证扫货货源?如果真的需要限制扫货,那么采取怎么样的措施蔡能更好的平衡各放的利益等等的问题。

想起当年香港亲人带回的一个来自金山的橙两块香皂就对此欣喜若狂的情景,如今看到同胞拿着大迭钞票出国扫货,实在感慨。也期待有这么一天,有了钱的同胞,已经不热衷于出国扫货,而是来到外国悠闲地旅游度假的时候买上一两件纪念品,瞄瞄名牌店的橱窗,然后说:这样的东西,我们也有!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