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采访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更新时间: December 20, 2011 更新: Asiannews

一顆荷蘭歌壇冉冉升起的華裔新星 ─黃愛明 Ai Ming Oei

她, 僅僅在從音樂學院畢業之後的兩年,就已經推出了兩張專輯;她, 與同學共同組建的“Ming’s Pretty Heroes”的樂隊不僅贏得了荷蘭頻道NCRV“開放舞臺”的決賽冠軍,還榮獲了Muziek Matters大獎;她,曾接受特別邀請,兩次赴中國巡迴演出,為中國內地觀眾帶來多台令人耳目一新的音樂盛會;她,剛剛被Viva雜誌評選為荷蘭最成功的四百位女性之一。還是她,擁有一半的中國血統,並因此而引以為榮。她是誰?

她叫黃愛明,是荷蘭演藝界正在冉冉升起的一顆新星。她今年二十六歲,在荷蘭的Dordrecht出生,父親是印尼華人,母親則來自荷屬安第列群島。儘管黃愛明在荷蘭的知名度已經越來越高,但對廣大的荷蘭華人群體來說,這還是個相當陌生的名字。《華僑新天地》記者最近對黃愛明進行了一次特約專訪,並希望通過這次訪談,讓荷蘭華人能更多地瞭解這位集美貌與才藝於一身的年輕同胞,並且共同分享她成功背後的秘訣。

您最近主要在忙些什麼呢?
我正忙著準備我們的表演節目。自從樂隊的新專輯推出以後,我們陸續接到了不少的演出邀請,我們將如約前往表演。

那麼,你們近期還會有計畫去中國巡迴演出嗎?
我們今年五月份剛剛去中國演出過,所以暫時還沒有下一個中國巡演的計畫。不過,我們曾經跟節目製作單位有過商談,因為他們很有興趣製作一檔關於中國與音樂的紀錄片。所以我希望明年夏天之後,這檔紀錄片的節目攝製組能跟隨我們樂隊一起前往中國。

對您來說,音樂在您的生活中到底有多重要?您通常自己作詞作曲嗎?
音樂對我來講真是無比重要,為了音樂我可以傾盡所有。我喜歡用表演的方式來呈現音樂之美,而且我對音樂創作本身也是非常熱愛,我覺得這個創作的過程非常有趣。

目前,您演唱的歌大多數都是英語歌。您今後是否也會嘗試去演唱一些別的語言的歌曲呢?比方荷文歌或中文歌?
我並不打算唱荷文歌。坦白說,我沒有唱荷文歌的經驗,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去嘗試。我覺得荷蘭語不具有英語所擁有的那種絕對性的語言美。我曾在美國留學了一年,那段生活激發了我對英語的熱愛。至於中文,我想如果能把一首歌的部分段落用中文翻唱,肯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不過,可惜的是我不太懂中文,我只能說很簡單的幾句中文。雖然我父親是華人,但是他是在印尼與荷蘭居住和生活的,他與我的其他家人都沒能很好得掌握中文。

您現在已經是荷蘭的名人了。您的下一個目標是不是在中國也成為一個名人呢?
如果能在中國擁有一大群歌迷的話,對我來說絕對是很具有吸引力的。我曾兩次赴中國演出,中國歌迷真的很棒。我很願意為他們演唱,與他們共同分享音樂帶來的快樂。而且中國歌迷非常熱情,渴望創新。他們能接受新音樂、新樂人、新世界。最重要的是他們真的很可愛。

您認為,作為一名成功人士,除了需要具備一定的天賦之外,還得具備什麼特質?
我想首先是一定要有理想。你雖然具備了天賦和才能,但也必須找對努力的方向。還有,必須得持之以恆,得經受得起逆境的考驗。激情與目標,缺一而不可。你熱愛你的事業,但也要循序漸進,為了事業的成功,你必須先做出相應的投資,投入時間,投入資金,特別是投入無窮的精力和努力。

說到“成功”,您怎麼定義這個詞?是擁有財富嗎?是擁有權力嗎?還是別的什麼?
成功不是物質財富或者權力,都不是。在我看來,當我達到自己的目標時,我就覺得我成功了。具體來說,我想用我的音樂與盡可能多的人進行交流。在每完成了一次圓滿的演出後,我會覺得很有成就感。就在不久前,我剛剛推出了第二張專輯,我在Rotown與Paradiso兩個著名場所都舉行了演出和專輯發佈會。但我還擁有更遠大的目標,我想要做更大型的演出,我期望我的音樂能被更多的人熟知和喜愛。

聽說您是一位素食者。這是因為某種宗教信仰,還是有別的原因呢?
那是因為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愛護動物者。動物是有意識的,他們也會感受到痛苦。因此,我對生物化學工業持堅決反對態度,我曾說過:“別用你們手裡的東西去傷害任何動物。”不要將動物視為一件無生命的物體,當成一件用品。動物也應該擁有和人類一樣的美好生活。說到這裡你可以看出我的素食動機了,那與宗教信仰毫無關係。

您願意談談您的宗教信仰嗎?
我並沒有宗教信仰,這點我相信將來也不會改變。但我尊重每個人的生活方式,也包括信仰。在我看來,每個人都在尋找他們各自的精神依託,這種依託能令人們感到充實與安寧,能帶給人們精力、力量與樂觀的情緒。有些人找的是神、上帝,有些人找的是藝術,或愛情、友情,而我找的是音樂。宗教並不是很能令我產生興趣的話題,在我的音樂裡,也沒有宗教的影子。

您的新專輯名叫KARMA,翻譯成中文就是因果循環的意思。其實佛教裡經常也會提到因果循環。您對此有些什麼看法呢?
對,這是我新專輯的名字。專輯中也有一首同名歌曲。不過,它所包含的哲學含義遠遠及不上佛教谒里提到的那般包羅萬象。我在Karma這首歌裡要演繹的,只是單純的在一個人生命中可以預知的一些現象。比如,你怎樣對待別人,你怎樣去過日子,以及會引發一些什麼後果等等。當然是否真的存在報應有待證實,但“善有善報”這種說法至少聽起來是不錯的。

聽說您製作的這張專輯,與您愛情路上曾經的失敗經歷有關。可否告訴讀者,您現在是單身,還是在戀愛?
對,這張專輯主要是敘述愛情的,我的因果循環理論始終作為一根主線貫穿q。我自己的情感生活的確與它有些關聯。曾經有一年半時間,我的情感世界有過一些波折,當時我必須用很多種方法去應對。不過,這些都已經是過去式了,我現在又已經墜入愛河了。

在您的父母眼中,未來的理想女婿必需得具備哪些特質呢?您同意他們的觀點嗎?
我父母首先想要的是一個很愛我的女婿。而我父親也會把是否擁有好的職業與富有責任心看得很重。我父母喜歡有上進心的人,不喜歡懶漢。我也不喜歡無所事事的人,所以這些方面我們的觀點是一致的。我喜歡有愛心,有創造力,和有理想抱負的人。此外,我希望我父母能永遠支持我的選擇。

我想考你兩個問題來測試一下您對華人社會的瞭解程度:自從第一位華人移居荷蘭至今有多久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荷蘭王國建交多久了?
我知道第一個問題的答案!一百年前,第一位華人來到了鹿特丹的Katendrecht定居。今年,鹿特丹曾舉辦過港口節,我也在開幕式那天參與了演出,演出是在馬斯河的一座浮橋上完成的。在開幕式裡,還特地提到了百年華人的這段歷史。

第二個問題我可以幫您回答:明年是中荷建交四十週年。如果有一檔中荷兩國音樂人共同聯歡的大型節目策劃和推出的話,您願意成為其中的一名演員嗎?
我覺得那會是很有意義的一件事。我對我自己的中國血統很有興趣,我也很喜歡在中國做巡迴演出。我曾為能在港口節開幕式上參與演出而感到榮幸。況且,我本來就是個熱愛舞臺演出的人,所以我會非常樂意參與這類聯歡會的演出。

您知道您的名字Ai Ming Oei用中文是怎麼寫的嗎?您知道這名字的含義嗎?
當然啊,我的電腦上就有我的中文名字。我也知道愛明的意思,而Oei則是黃這個姓氏的方言拼音。

您能跟我們談談您對中國的印象嗎?比如自然與人文方面的感受?
我們在中國巡迴演出的時候,主要都是去一些大城市,感受倒不是特別多。不過,我有一次曾去中國度假,那次經歷讓我對中國的自然和人文感受得更細緻一些。中國的氣壯山河與荷蘭是完全不同的,山川、河流、稻田、廟宇,那氣勢有時讓人嘆為觀止。對我來說,那是一個充滿了新奇的地方,那些街景、建築、甚至空氣中的味道,與荷蘭都完全不一樣,那能讓人產生一種非常浪漫的心情。我在中國所接觸到的中國人都是非常友善而有趣的。我覺得,中國人的開放與樂觀,甚至超過這裡的很多西方人。聽中國人互相交談有時感覺會過於直接,但其實這就是他們的溝通風格。不過,我覺得中國有些地方實在太擁擠了。比如在火車站之類的公共場所,等候計程車的人通常都排成了長隊,就像這裡的Efteling裡人們排隊等候入場一樣。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