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荷兰教育:家庭作业掀起的风波

“外国小学生放学就只是玩”这样的说法也不全对。我们家小朋友目前就读阿姆斯特丹的一所国际学校。按照荷兰的教育体制,他现在读三年级。(荷兰政府规定,孩子四周岁必须入学,小学学制八年。) 从这个学年开始,老师就适当地给他们留了一些家庭作业,并规定,每周五学生需要交本周的作业、领回下一周的“任务”。 家庭作业大概分...

更多详情 »

荷兰如何做到乳品安全享誉全球

走进位于荷兰布鲁克小镇的范德斯垂克家庭农场时,正值下午,阳光照映在绿油油的草原牧场上,几十头奶牛在悠然地吃草,仿如一幅展开的欧洲田园画卷。 谈起这座农场,农场主赫斯克夫人的自豪感溢于言表:“这是我父母留给我的礼物,这里两间大畜棚,一间是我父母在40年前建造的,它代表着历史,另一间是我建的,全部高科技的配备是现代农...

更多详情 »

荷兰王室一年要花掉人民多少钱?

自从王子日公布了明年的财政预算以来,王室用于修缮王宫的高额预算的合理性便让不少人产生了质疑。虽然,荷兰新君主继位的热度尚未完全褪去,但王室夫妇受欢迎的程度也难以抑制住更为关注实际问题的荷兰政客对其高额开销的不满。 皇宫的修缮及改建每年要花费1500万欧元(总花费将达4700万欧元)。对于,处处节支的荷兰政府来说,...

更多详情 »

亚洲餐饮业同荷兰内阁签订“WOK协议” 从国内申请厨师仍可实现

经过长期谈判及磋商,荷兰亚洲餐饮业代表于10月1日同荷兰内阁正式签署协议,保证亚洲餐馆能够继续为来自亚洲的厨师申请工作许可。协议中还包含亚洲餐饮行业公会、荷兰劳工局、荷兰社会事务与就业部之间达成的相关厨师培训、实习、语言课程以及就业机会等一致决定。该协议旨在缓解短期内的亚洲厨师短缺问题,以保证亚洲餐馆的正常运营及品质。...

更多详情 »

更多焦点

荷兰人的生死观

荷兰人的生死观

文/吴舟桥  荷兰鹿特丹医学中心博士研究生 我同事曾经在急诊接诊了一个年事已高的老奶奶。她因为肚子疼来医院看病,结果发现小肠已经有好几米都缺血坏死了。老奶奶本身就很多疾病缠身,身体状态非常 差,可能根本就无法经历手术创伤。因此医生跟老太太以及她老伴儿一起讨论分析说,如果要手术的话,成功可能性并不大,而且很可能死在...

更多详情 »
别怕假多人懒,看看荷兰的休假制度

别怕假多人懒,看看荷兰的休假制度

“勤劳”地拉扯这么些文字,无非是为“慵懒”找点理由——给公众多放几天假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允许和鼓励员工多享受几天带薪休假也未必是损失。 ■新华每日电讯田朝晖 要甜先苦,要逸先劳,人类以勤劳为美。 “克勤克俭”“晨炊星饭”“起早贪黑”“日旰忘餐”“胼手胝足”……赞美勤劳,中国人创造了一长串成语。 ...

更多详情 »
“在国外读书,你才是主角”

“在国外读书,你才是主角”

由于荷兰留学较为小众,不少学生对此也不甚了解。荷兰教学质量如何?是不是要学荷兰语?但是实际上,在所有欧洲国家中,拥有优美的自然环境,高质量 的教育水平以及低廉的留学费用的荷兰,早已成为最热门的欧洲留学目的国之一,也越来越受到中国学生的关注——根据荷兰高等教育国际交流协会的官方统计数 据,在2012~2013学年,荷兰所...

更多详情 »
“斩首”与“悬浮”背后的中荷审查制度

“斩首”与“悬浮”背后的中荷审查制度

文/杨谱 近两周,“略不正经”的荷兰媒体网站GeenStijl因发文抨击向来推崇言论自由的西方国家近日逐渐萌生的审查制度时,配上了一张自行photoshop的海牙市长Jozias van Aartsen的“斩首照”,而再次被舆论推向风口浪尖。 GeenStijl,顾名思义,没有风格,似乎也鲜有界线,少了官方...

更多详情 »
荷兰的“生态民主”

荷兰的“生态民主”

20世纪80年代,面对日趋严重的环境污染和生态失衡问题,荷兰开始了新一轮的环境治理转型。目前,荷兰和德国一样,都是世界上环境标准、环境管理和环境法制最严格、最完备的国家之一,荷兰的《环境管理法》与法国的《环境法典》和瑞典的《环境法典》一样,是世界上综合性最强的环境法之一。同时,荷兰和瑞典、丹麦是最早实行生态税改革的国家...

更多详情 »
第 39 页/共 59 页« Eerste...102030...3738394041...50...Laats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