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雅口吾言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回家

月前我回国洽事儿,也匆匆回了趟老家。 我老家在温州,温州是著名的侨乡,所以我老家那头也许正住着你的亲人、朋友。 “侨乡”听起来是一个很昌盛的词汇,可是在我看来,它是一个极其荒凉的字眼。 为什么?侨乡的大部分青壮年都出了国,而又留下了他们年迈的父母。 子女孝顺且有钱的,倒是能一年几探父母,要是子女...

更多详情 »

伤城

本文含有病理性词汇, 可能会引起您情绪不适,请不要在进食前后阅读! Normal 0

更多详情 »

一盘“吵”菜

餐馆作为荷兰华埠的支柱产业,其内汇聚了绝大部分生活在荷兰的华人。 我学生时代的第一份兼职工作便是在中餐馆做周末帮工。 那两日可谓让我“痛并快乐着”,餐期的时候餐厅便幻如战场,端盘送酒,人人都疾步奔走。 经过一个餐期的“ 恶战”,大约到了晚上9点, 咱们一群兼职小时工就能去厨房吃晚饭了,而那一顿晚饭总是...

更多详情 »

我当她结婚对象!她当我酒肉朋友?

读者小王近日给我们栏目来信,说起他的感情事,寻求开解和帮助。 小王是一名劳工,高中学历,今年28岁,来荷兰务工已4年,半年前他在QQ群里认识了现在的女友小英。小英现年21岁,跟父母移民荷兰有5年之久。小英现下还是一名在读大学生,性格比较开朗外向,喜好交际,这让成家心切...

更多详情 »

更多雅口吾言(专栏)

金莲记

金莲记

人到中年,性无觅处。绝大部分夫妻之间也渐而出现审美疲劳,对性事开始变得疏离,所致情感也变得麻木。

曾经爱情让彼此忘却时间,而今时间却让彼此忘却爱情。

很多中年人仅是维系表面的夫妻形象之和谐,不少人在暗地里...

更多详情 »
关于职场“小报告”的小报告

关于职场“小报告”的小报告

近日我与某位内心颇为纠结的读者聊天,他告于我知他的难堪的日常,在他工作的地方(一家餐馆),被几位同事排挤,且某同事甚是“巧嘴”,总是用非常有技巧的言语在他们老板面前搬弄一些是非,打他小报告。这位读者性情木纳,不善言辞,于是常常因为那些小报告而受责于老板,而事由皆是些莫须有的罪名,可他辩驳无力,这让他内心饱受煎熬。为了保...

更多详情 »
一絲不掛

一絲不掛

文人的价值,文人的存在感,多半是以“文字”这个介质来体现的:能懂多少,能运用多少,能创造多少。

而咱们平头百姓看文人,乃至他们的作品(文字),基本都是以自己的标准或见识来仲裁的。

且容我提几枚文字来举,如...

更多详情 »
应酬之愁

应酬之愁

“应酬”是不招我喜爱的一个词汇,把它劈开,便是“应”和“酬”,这两个字的指向性看起来似乎是积极正面的,可是将它们绑成同伙,成为“应酬”,它便透出了一丝的浮夸和多量的无奈。

然而,应酬几乎是每一个成人必须要学会的游戏!它是编织人际,为自己标注“社会...

更多详情 »
第 5 页/共 6 页« Eerste...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