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雅口吾言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情感] 当儿子打了老爸之后……

(1) 渐入炎夏,张太太的一通电话却让我生出了丝丝的冷意,在电话里,张太太告诉我,她16岁的孩子因为不服管教,与她发生了争吵,丈夫加入劝架,气急之下打了儿子一个巴掌,结果人高马大的儿子竟然还以颜色,踹了丈夫一脚。 说起来这是一起骇人听闻的“儿子打老子”的家庭恶劣事件,解析起来似乎是一起彻底失败的教育范例。 ...

更多详情 »

婆婆妈妈

上周日是母亲节,“妈妈”这个词汇一度被重点扩音,特别是在“微信”那样的平台里,母亲节的主题与母亲节的祝福更是盈满其内。很多人把爱与孝顺“表现”得如此淋漓尽致、感人肺腑,但是这种模式又异常矫情,因为很多人在现实生活里甚至没有给母亲打一个电话,却在虚拟的网络里叫嚷着祝福和感恩。 微信,渐而成了我们对抗寂寞的“武器”,...

更多详情 »

《三月妈》:她看起来微微地烦,品起来浓浓地酸!

我妈是从村里出来的妇人,往后她以旅游的方式去了不少地方,诸如欧洲列国,但是她的视域和她的生活依然是在一个小小的镇上。她的日常琐琐碎碎,或是叫叫嚷嚷,从小到大,于我来说,她最爱叫的几句话无非就是:“快起床!”“快来吃饭!”“快去洗澡!”“钱省着点用!”“多吃点儿!” 从前,她像是我生活中的一名法定“督军”,以过甚的...

更多详情 »

狐狸精不精

日前有一位张太太与我联系,说她的老公外遇了,她要我助她“斗小三”。

我不禁莞尔,我真心没有那道行。但是急人所急,只得从“理论上”告诉她,理性的斗法是:驱逐胡虏,恢复河山。感性的斗法是:鱼死网破,痛快淋漓。

更多详情 »

更多雅口吾言(专栏)

归零 – 写在雅口吾言第100期的话

归零 – 写在雅口吾言第100期的话

《雅口吾言》历时6年余,终于写至第100期了,当然100期不代表100分,也许仅仅只能说明我把一件事重复做了100次。只是这重复的热情与勇气是来自你们,我亲爱的读者!而在100期的顿点上,我也试图将过去归零,以“首发”的心态,继续你我的故事。

更多详情 »
一颗小石头

一颗小石头

借由微信这个社交平台,近日我得以与形如失散的一些小学同学再聚,十几年的未见,我们彼此之间都需要费力地重新自我介绍,我们的谈资皆需要狠命地从斑驳地回忆里提取,但是有两个名字却像一个久转未惰的门轴,我们伸手去碰,便轻易让彼此共同的回忆之门洞开。 这两个名字属于两个疯子。 ...

更多详情 »
毕业,就是等于失业!

毕业,就是等于失业!

近日有位张同学联络于我,吐槽心中烦忧,电话中她表示自己毕业在即,却苦于找不到工作,对未来、对人生顿生了迷茫。 这位张同学小学毕业后跟随父母移民荷兰,有一定的中文基础,如今她就读的是金融专业,她本以为凭着精通中文和荷文的“技能” ,能在中荷的跨国公司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但是现实却是这个领域“一工难求” ,没有工作经历的...

更多详情 »
我的禅

我的禅

往期我这个“说书的人”总是给别人解惑,其实我自身的“惑”也有很多,本期请容我为自己解一回惑。 话说近年我与一位居士熟识,其乃佛学大家,常与我说禅,我遂近了佛书。 但是回望我的本初,我出生于基督徒世家,父母双方的祖上皆信奉基督教。在我尚在襁褓之内就被带入教堂,聆听牧师诸论,想来,我的信仰如是“世袭”。但是我并...

更多详情 »
五仁月饼

五仁月饼

那一年家里困顿,中秋将至,年幼的我正捧着亲戚好心给的一个月饼在家门口玩,眼看那个月饼就要被我玩坏了,我爸下班返家,得见这一幕,便对我说:“让阿爸给你变一个月亮。” 我递上我的月饼,充满期待。 只见我爸大口一张,咬去了一口的月饼,然后再把剩下的部分递还给我。 我乐不可支捧在手上,寻趣其变:一个圆圆的月饼...

更多详情 »
第 1 页/共 6 页12345...Laats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