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雅口吾言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更新时间: May 14, 2014 更新: Asiannews

婆婆妈妈

上周日是母亲节,“妈妈”这个词汇一度被重点扩音,特别是在“微信”那样的平台里,母亲节的主题与母亲节的祝福更是盈满其内。很多人把爱与孝顺“表现”得如此淋漓尽致、感人肺腑,但是这种模式又异常矫情,因为很多人在现实生活里甚至没有给母亲打一个电话,却在虚拟的网络里叫嚷着祝福和感恩。

微信,渐而成了我们对抗寂寞的“武器”,而它亦是我们消融行动力的容器,很多人将“日常”变成了一种对外“表演”,矫情有余,诚意不足。

当然,本期我要絮叨的并不是如上的这个主题,而是可能被天下的媳妇视为家庭生活中最硕大的“幸福公敌”——婆婆。

 

女人如大米

 

多年来,本栏目其实收纳着不少婆媳故事,哦不,确切地说是“婆媳问题”,当然因为个体特性,这些问题自然也非等同的,但是百变不离其宗:处不来!

“处不来”这个看似无可奈何的理由,让很多婆媳对于彼此的问题趋于放任,缺失了挽救与修补的动力。让一个问题沉下来,在另一个新问题出现的时候,老问题就附着上去,老问题和新问题不断地累叠,终于让“处不来”变成了“容不下”。

我还是信奉一句老话:“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客观地说,在一个媳妇刚进门的时候,媳妇和婆婆之间必然都预设了美好,也彼此自我暗暗起誓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但是女人就像大米,在时间的不断淘洗之下,不会越来越“白”,但会越来越“精”。

这种“精”,我管它叫“不糊涂”。两个“不糊涂”的女人同在一个屋檐下,那日子过起来必然一塌糊涂!

“精”在家庭生活是一种“伪智慧”,因为在一家人的休憩之所、回巢之地、素颜之场,精明的态度反倒会诋毁一个“家”的暖意。

但是如何来化解某些婆媳之间那些已成的“一塌糊涂”,这也并非一日之功。诚然,有些婆媳之间,彼此成见种得太深,有些刺想拔已经拔不出来了。

一般来说,当一些读者给了我点权利,让我对她们的婆媳问题指手画脚,我多半还是会遵于咱们中国人的传统思想定式,先劝媳妇儿服个软。

世间事,多半是明白事理的让着不明白事理的,但是在婆媳这对女人之间,却不能简单地以此标准操作,因为涉及到家庭地位和个体尊严,所以只能是年纪轻的让着年纪大的。

这道理非常简单,譬如,儿子给爸爸道歉不难,让爸爸给儿子道歉太难!因为“家庭地位”和“个体尊严”,常常在主观感受上是无解的。

 

低等的释怀 VS 高等的隐忍

 

第二步,媳妇如何服软?这个过程看起来是改变态度,其实却是改变认知。进入这个阶段,我一般会建议媳妇儿在条件容许的情况下,在婆婆外出较长的时间里,把自己的妈妈请到家里住上十天半个月,并保证对妈妈客气相待,严禁她大呼小叫。感受一下必然的“代沟”。

甚至我们不用如此“实战”一番,细细想来,成年后的女儿在和母亲的相处中,总是冲突不断,叫嚷不止。但是为什么这些生活片段没有给彼此留下太多的伤痕与后遗?那是因为“血缘”赦免了它们。

那么一个在“血缘”赦免体系里长大的“女儿”进入一个新家庭、新身份,不消几天,她必然觉出了和那个没有血缘的“妈妈”的各种暗战。

只是这种暗战因为要守于家庭礼仪而变得隐忍,对待“婆婆”这个妈妈,你不能因为她无意洗坏了你的一件衬衣而责她笨,你不能因为她早上叫你起床而骂她烦,你不能因为叫骂孩子的时候婆婆为他开脱几句你让她走开,但是如果是咱们亲妈,我们爱怎么嚷怎么嚷。

而“释放”是最低等的释怀,因为我低等的释怀,所以我们和亲妈没有伤痕和后遗。

但是婆婆却不同,也就是说在我们处于“烦恼、气愤、虚弱、困扰”等等的不佳情绪之下,我们得隐忍,我们对婆婆这个妈妈还得含笑,或者尽量含笑,谓之高等的隐忍。

而站在婆婆的角度亦是如此,她对于媳妇的方式自然不能像对待儿子或女儿那样,自然也是隐忍处处,只要她手一长,或者话一多,难保媳妇不会用“目光杀死你。”

但“隐忍”也等同“积压”,而人的容人之量必然是有限的,当有一天日常积压的负面素材过量时,那么一场没有血缘赦免权的家庭战役必然会两败俱伤。

好吧,战了几回,甚至劝架拉架的都烦了,婆媳二者也都懒得再战,接受了“处不来”的事实,然后这组个体和另一组个体彼此对照,彼此接壤,拼成了千百年来没人下的赢的“女人的棋”。

 

婆婆,我不爱你,我投资你!

 

当然以我目前的道行,对于此类的博弈只能袖手旁观,但是借着母亲节的余热,我试图也说几句不暖心但暖意的话,与婆婆及媳妇共勉。

客观的说,婆婆与媳妇两者处得好的也不是没有,但是极少极少,第一彼此需要大智慧,第二彼此需要大胸襟,或者彼此的演技能与曼玉和青霞相媲美。

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我从来不会像宗教家一样向人兜售慈悲的心肠,而是像一个买卖人那样和媳妇者或者婆婆者“在商言商”。

作为媳妇,在进入一个新的家庭生活圈之时,“婆婆”其实是最值得购买的一种“保险”。

举例来说,如果日后丈夫有外遇的风险,婆婆的一句话胜过娘家的人“千军万马”,他儿子对你不仁,自然也会对你娘家人不仁,却未必会对自己的老娘不孝!

所以婚外恋厮打的阵地里,你过去买了婆婆这只保险,不论是离婚分财产还是驱逐小三,你的胜算就大多了。反之,你和婆婆是死敌,到了那种节骨眼上,就算她不煽风点火,哪怕她只是沉默,你也像是犯错。

再譬如,对于育儿问题,婆婆其实是最佳人力资源(若她无业),现而今的社会,一个女人利利索索拼事业也就屈指可数那么几年,而这几年里头我们还要完成生育大计,随后育儿又被提上日程,婆婆做为近在咫尺的人力资源,即便她有一些顽固的育儿理念,但是她的动机纯天然,而且在家庭内部结构上最没有违和感,特别是对丈夫来说。而保姆或者娘家的老妈来照顾孩子,对于家庭中的其他的成人男性必然存在各种不便。

更深入一些说,那些家大业大的婆家,在涉及分家或者遗产的问题时,婆婆的主观意愿也多半会左右各种配额。中国人为什么称“婆家”而非“公家”?称“娘家”而非“父家”?隐隐地佐证了一点:一家之内,女人主之!

文长纸短,此域我暂且打住,总而言之一句话:再浅薄的婆婆,也是你老公唯一的妈妈,再凶悍的婆婆,也只是一个夕阳中的老人。

不管是“在商言商”,还是“以让养德”,把日常中的“忍”变成“容”,博大了自己,也收获了别人,这投资不赔!

 

哎,媳妇,随你喜欢!

 

当然以我的年岁,我断不敢指教“婆婆”那方,但是某些我的同龄人,也包括我自己,再过二三十年,便也会成为一个婆婆,也许像我这种性子急、口舌直的妇人,还会是一个可能和媳妇干架的彪悍婆婆。

所以代入那么一个老朽的“自己”里,我提前琢磨了几条,愿与天下的婆婆共勉。

第一,如果媳妇不喜欢我,儿子也许不会和我不亲,但是孙子必然和我不亲。

第二,如果媳妇不喜欢我,她表现不喜欢我的方式必然让我不喜欢。

第三,如果媳妇不喜欢我,儿子做一些让我喜欢的事,她必然会做一些让我儿子不喜欢的事。

第四,如果媳妇不喜欢我,我喜欢的事,她必然不喜欢,她必然会让我儿子同意她的看法。

所以,好吧,媳妇,我随你喜欢吧!

一个家都似一盘菜,但是并非每一家每一盘吃起来都那么美味,因为有些人不喜欢吃姜,有些人不喜欢吃蒜,很多人在追讨食材的配料问题,却从来不会检讨是不是因为自己“嘴刁”!

女人的祸事,多半从“嘴”来,多问,便代表多疑,多言,便代表多事。

风起云涌的婆媳岁月里,婆婆者,嘴不多,福多;眼不见,为静。待媳妇熬成婆后,她自会明白您昔日的苦心。

 

(本报情感专栏【雅口吾言】106期)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