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窗东望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更新时间: November 6, 2014 更新: 华侨新天地-编辑部

比利时驻华记者笑谈在中国领驾驶证

比利时驻华记者Stefan Blommaert最近在报上用轻松的语气写了一篇关于在中国申请中国驾驶证的文章,配上一张中国交通乱象的照片。不过,其中的内容是否真实,则有待核实。   文章写道,每年的更换记者证和居留证件是一项常规的活动,无非是“走来走去”的手续,照片啊,证明文件啊,什么的。不过,申请领取中国驾驶执照就麻烦多了,要在中国混乱的交通中驾驶汽车,简直是令人哭笑不得的一件事。
下面节选几段该记者的文章,把大意翻译一下。
领取驾照,首先要找医生,没有医生证明你健康的文件,是开不了车的。中国没有家庭医生,检查要在医院中进行。在颁发驾照的机构,写着垂杨柳医院是一个检查地点,离自己的住处也不远,于是前往此医院。
那建筑物看上去有点沧桑,大门入口处挤满了来看病的人,但是,医院的人告诉我,不应该到这里来。我必须从医院的侧门出去,穿过一条灰溜溜的、两旁摆满臭气冲天的垃圾桶的街道,那才是领取驾照检查身体的地方。
在那里,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平静地看了我一眼,嘱咐需要排队等候——有大约30人,除了我,全是中国人。
在排队等候期间,我看到了那个著名的上面有不同方向E字的灯箱。
手续一切按照程序进行。无非就是身高、体重、听力一类。过了半小时,轮到我了,那个态度有点粗暴的医生负责检查我的视力,手里拿着棍子差不多指到带有各种大小不一方向各异的E字的最下面的一行,我耸耸肩,他重新指指上面一行,我是猜的,这回却猜错了。他唠叨着:视力差,回去配副眼镜吧!半年前我做过同样的检查,那时候一点毛病也没有,我的心在嘀咕,这回浪费时间是免不了的了。排队的人中有人向我耳语,外面的花店有眼镜出租。
花店老板冲我一笑,打开柜子,拿出一个眼镜盒子。“这个从来没有失误的。”他说。我支付了押金一百人民币,相当于13欧元,再去检验视力,这回不用重新排队了。几分钟之后,我就拿到了盖了章的视力合格的证书。
我给了10元的小费,花店老板要收取30元的租金,说“医生也要提成的”。我很惊讶,这纯粹是在搞笑吧。连这种小小的“无规则”在中国都无法根除,那么更大的呢?
我叫了出租车,来到北京市主管发证的地方,在中国人办证的地方有很多人,但是,为外国人服务的地方很清静。外国人领取中国的驾照也不是容易的事情,除了身体检查,还要进行理论考试。(举例)在100个问题当中必须答对90个以上,才算及格。
现在,最美好的时刻到来了:外国人在中国驾驶都要先通过考试,只有比利时人除外!原因是,20年前中国和比利时签署了驾照互相承认的条约。据在中国的比利时商人说,比利时人有这项优惠,因为比利时是最早承认中国的国家之一。1971年中国在联合国恢复了合法地位之后,比利时就第一个承认了中国(编者注:这跟事实明显不符,中国外交部网站上注明,以正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计算,比利时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是1971年10月25日,远远晚于瑞典、丹麦、瑞士、芬兰和法国等西方国家。)而比利时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够和中国实现驾驶证互换的国家。当然,驾照需要经过翻译、交纳近照,交上10元人民币就可以了,远远少于给花店老板和他的医生朋友的小费。
柜台后的公务员也是很友好很有效率的,她知道,对比利时人很简单,因为他们是带着最轻松的心情来到这里的人。只需要10分钟时间,她就将塑料的驾驶证交给我了。虽然我不费吹灰之力拿到了驾驶证,但是还是很为自己感到骄傲,我可以在中国开车了。但是能否开得很快,我不知道,下回分解吧。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