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名人堂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更新时间: September 9, 2013 更新: Asiannews

首位完成世界三大赛的中国自行车手计成专访实录

去年冬天,美国反兴奋剂中心以确凿的证据,揭开了车手阿姆斯特朗及其所在车队长期依靠违禁药品来提高竞技水准的黑幕。而阿姆斯特朗曾经在战胜癌症病魔之后,奇迹般复出并创下环法自行车赛七连冠的惊人成绩。这次事件让很多喜爱自行车运动,特别是公路自行车运动的人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郁闷。

一年一度的环法赛被视为自行车运动的奥林匹克,倍受爱好者们的关注。而阿姆斯特朗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人们心目中的英雄。兴奋剂、违禁药物原本就已缠绕着这项运动好多年了,阿姆斯特朗事件加深了人们对这项运动的真实性与公正性的怀疑,一些自行车运动忠实的赞助商也因此宣布停止对车队的赞助,比如荷兰的Rabobank。

而在这种大环境下,今年夏天,环法自行车赛迎来了百年庆典。紧凑的赛程、车队之间与运动员之间激烈的竞争、出人意料的赛果,加上赛后百分之百的无违禁药品测试结果,可以说这是个精彩纷呈的赛事。新一代车手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在不使用兴奋剂的前提下,车手们依然能够创造良好成绩。自行车运动终于拨开云雾见天日,从“兴奋剂”的阴霾中走了出来。

而当下,与环法赛、环意大利赛并列为世界公路自行车三大赛事的环西班牙赛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环西赛曾是有中国籍车手参与的第一项三大赛:去年的环西赛上,来自中国黑龙江省的车手计成作为荷兰阿格斯-禧马诺车队的九名成员之一参加并完成了整个比赛,从而实现了中国车手在三大赛中零的突破。难能可贵的是,计成还帮助德国队友约翰•德根科尔伯勇夺了环西赛五个单日赛段的冠军。

今年五月份,计成再次亮相三大赛之一的环意赛,又一次创造了中国人在这项运动中的“骑”迹。遗憾的是,由于伤病,计成没能完成这项赛事,中途退赛了。

就像每一位运动员盼望着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一样,每一位职业车手也都盼望着参加环法大赛。计成也不例外。中国车手骑向这项运动的最高殿堂的道路还有多远?何时我们能在环法赛上一睹中国车手的英姿呢?《华侨新天地》记者不久前采访了计成,围绕着自行车运动、荷兰、中国等几个核心话题,与这位被国内媒体誉为“职业自行车坛中国第一人”的东北小伙子聊开了。

记者:计先生您好!首先祝贺您所在的阿格斯-禧马诺车队在刚刚结束不久的环法赛上夺得了优异的成绩,你们总共赢得四个单日赛段的冠军。遗憾的是,作为车队的一份子,您并没有得到亲身参与环法大赛的机会。那您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来看待这次比赛的呢?

计成:我今年的计划很早就出来了。全力准备环意大利赛。尤其是今年刚刚升级为PRO车队。要给更多的选手机会,我个人也比较遗憾没能参加这个100年环法大赛。但我的心是时时刻刻都牵挂着团队的。每天都会期待车队能够取得好的成绩。

记者:阿格斯-禧马诺车队在本届环法赛上的四个单日赛段冠军都由德国冲刺好手马塞尔·基特尔(Marcel Kittel)一人夺得。自然,自行车赛作为一项团队赛事,个人的成功离不开团队的共同努力,正如您在您去年首次参加的环西班牙自行车赛上,为队友约翰·德根科尔伯(John Degenkolb)的五夺赛段冠军也立下了汗马功劳。这次环法赛后,基特尔已被普遍视为世界冲刺第一人,在您的眼中,基特尔是怎样一个人?还有德根科尔伯呢?

计成:四个分站冠军着实来之不易,我们这支团队这么多年一直在冲刺赛段上不断努力,团队配合越来越默契与成熟,这些都是在无数次的不成功经验中总结出来的。那么作为这两个冲刺选手来说呢:Marcel Kittel和John Degebkolb都是非常简单和快乐的阳光大男孩,都很幽默风趣,够朋友,讲义气。每次都会主动买单结帐。爱喝酒。(但都不是我对手,哈哈。)

记者:我想我们今天采访的重点不是享誉国际车坛的冲刺王基特尔或德根科尔伯,而是当今的中国和荷兰的职业自行车运动现况。而作为一名服役于荷兰的中国籍车手,并且也是第一名代表中国出征世界三大赛的选手,您怎么看这项风云变幻并且饱受争议的职业竞技运动?

计成:国内和国外其实就是体制的问题,说来简单但改变很难。自行车运动由于禁药的原因一直饱受争议,大家在多年以后发现原来心目中那个“英雄”是通过服用违禁药品来获得荣誉的,所以深受伤害。那么这么多年自行车运动也一直在全力抵制违禁药品,尤其是在大的环赛上,几乎屡禁不止,其实这个我个人也觉得非常不满和感觉不公平。但还好我们只是关注平路冲刺的赛段而不参与总排名的竞争。

记者:近年自行车运动的全球化趋势十分明显,一些不是来自传统自行车运动强国的车手破天荒地频夺大赛冠军。中国也承办了环北京赛等隶属于最高级别的世界巡回大赛等重要赛事。您觉得您自己在这个新时代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对自己将来还有哪些展望?

计成:其实这更说明自行车运动已经越来越国际化。虽然不是传统强国的车手夺得冠军,但这些车手也都是通过多年的欧洲职业比赛的磨砺所成长起来的。比如澳大利亚,他们20-30年前也和现在的中国差不多。但就是通过不断地输送选手来欧洲职业车队历练,量的积累就会形成一个质的飞越。中国现在也在做,我就是其中一个幸运儿而已,有幸加入到欧洲职业车队并学习经验。国内现在也举办了环京赛等一系列的大型环赛,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向,希望可以越办越好。而我只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而已,希望能够完成我的职业生涯三大环赛都参加。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记者:您最近有重要比赛吗?会不会再次参加今年的环西班牙赛?

计成:刚刚在环波兰赛结束。今年由于要参加全运会的关系,所以没有环西班牙的计划。

记者:可不可以跟读者朋友们介绍一下您所在的阿格斯-禧马诺车队?我知道,这支车队自今年起由本项运动的第二梯队——洲际职业队晋升到了最高档次的UCI职业队行列。听说贵队的明星车手——基特尔跟德根科尔伯也刚刚续了约,也许车队因而更需要像您这种能担当助手的全能型车手了?

计成:ARGOS-SHIMANO车队致力于发现年轻有潜力的选手,一直在不断的努力。车队的平均年龄是现世界所有职业队最年轻的一支。至于我近期应该就会谈到明年续约的问题。本周三会和车队经理进行深入探讨。

记者:在您的车队,好像您不是唯一的中国车手吧?

计成:今年新参加了另一名中国车手邢彦东。明年有可能还会有变化,但目前还不确定。

记者:谈到职业自行车运动,我们就无法避开兴奋剂的话题。曾经的“环法七冠王”阿姆斯特朗今年在环法赛开赛前如是说:如果不服用禁药,你就无法成为环法赛的冠军。您同意他的观点吗?

计成:其实这个我个人无法进行评论,但我真心觉得Froome的冠军是实至名归的,你可以看到这几年他个人和SKY这个团队的变化,还有就是他今年有了必须要赢的巨大压力。

记者:尽管荷兰年轻车手Bauke Mollema夺取了总积分第六的理想成绩,但荷兰车手已经将近十年没有夺取环法赛单日赛段冠军了。荷兰这个曾经的自行车强国,会不会重振雄风呢?

计成:至于荷兰的车手是否能重振雄风我目前也不好进行评论。实力都很强,可能只是没有遇到合适的机会而已。

记者:从2007年您加盟禧马诺车队起,已过了近六个年头。您怎么看荷兰这个国家和荷兰人?您有长期定居荷兰的打算吗?

计成:荷兰这个国家很自由平等,虽然大家都觉得荷兰人比较冷,没有人情味,但也不尽然,我遇到很多非常友好善良大方热情的荷兰人,至于定居荷兰,我目前还没有计划好。

 

计成

1987年7月15日出生于黑龙江哈尔滨,从小从事业余田径训练,2002年由省体校田径队转向练习公路自行车和场地自行车,2007年被选送到荷兰ARGOS-SHIMANO洲际职业队从事职业自行车运动。是第一个完成自行车世界三大环赛之一环西班牙自行车赛(Vuelta a Espana)的中国车手。首位完成世界三大赛的中国自行车手计成

比赛战绩

2004年 全国青年锦标赛,公路个人第三名

2008年 环南中国海第一赛段,第一名

2009年 全国锦标赛公路,团体第三名

2010年 全国锦标赛公路,团体第二名

2012年3月17日 意大利米兰·圣雷莫赛

(世界最长的单日比赛,全长300公里,作为第一个参赛的中国车手,成功突围并完成比赛)

2012年8月18日-9月9日 环西班牙赛

(赛段21赛段,全长3360公里。第十九赛段受伤后继续在大集团领骑,获得单站比赛敢斗奖,成为首位登上环西班牙颁奖台的亚洲车手。)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