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名人堂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更新时间: October 3, 2012 更新: Asiannews

荷兰国际商会常务副会长 徐建存采访录

记者:徐先生,您好!很荣幸能亲临贵集团采访您。格瑞斯作为中国驰名的特种鞋商标,你们是如何做到在无专卖店,且不重广告宣传的情况下,实现如此高的年销售量?

徐建存:这是由于我们的鞋的品种和营销渠道决定的。我们主要生产经营职业鞋,它是特种鞋,我们不走零售和专卖店模式,而是直接和购鞋单位挂钩。之所以走这种模式,是鉴于当初我们和很多大牌的鞋相比,实力无法匹及,我们如果跟着他们的模式走,胜算比较低,而且比较辛苦。所以我们打算走自己的特色经营道路。我们在国内销售,我们定做单位的工作鞋,可以说是另辟蹊径,从而打开了局面。

记者:贵集团生产的职业鞋它主要适用于哪些行业?和普通的皮鞋相比,这类鞋的生产技术和工艺是否会比较高?

徐建存:我们生产的主要鞋种包括特种职业鞋、安全鞋、防静电鞋、护工鞋、户外鞋等。覆盖的领域也比较广,包括煤矿、医院、加油站、电力单位等等。因为职业鞋它最基本的功能是在职业领域发挥它的特性,比如保护性或者安全性,那么自然它的生产技术包括成本都会较普通鞋类高。比如我们的防砸鞋,我们用塑钢的包头,就是重物砸到鞋,它可能会有些被压扁,我们要把余地算好,不能伤到脚,这里就需要很多技术数据的支持。

再有我们的防静电鞋,是供加油站和电工使用,如果质量不过关,加油站的工人走路摩擦产生火花,如果刚好有气体泄露,则就有可能酿成安全事故,所以它的生产过程以及性能检验也是非常严格的。而且生产这类型的鞋,我们是需要国务院相关部门的许可证的,而每年全国生产许可证会议,我们是代表做鞋工厂去参加。

记者:素闻您比较低调,关于您的个人信息我们收集到极少,只知道您最初是从温州双潮皮鞋起步的,从一个小型的作坊式的工厂到如今的集团公司,您能谈谈这期间的甘苦吗?

徐建存:我们双潮是1983年建厂的,后来迁地到了青田,原来的规模非常小,基本上全部的事都要自己亲力亲为,等于自己又是将又是兵,当时是比较辛苦,我也参与技术研发。到了1992年我们厂引入了西班牙的资金,成了格瑞斯鞋业,成了合资公司,规模也进一步扩大,到了2005年我们又恢复到独资的模式,成了格瑞斯集团,所有的过程都是时机和企业发展进程的必然结果,我也要感谢我们格瑞斯全体的员工多年来与我一起拼搏,而我现在基本不参与技术研发,主要负责的是集团的管理和决策工作。

 记者:您在近年还获得了多所学府的经济管理课程的证书,系统学习管理课程是否是您集团管理的一种方式?您如何解读现在的各类总裁班?

 徐建存:因为出生背景以及各种因素的制约,当初我没有机会系统的学习管理,所以在参加工作之后,碰到管理上的问题只能自己摸索,所以通过这种类的学习,我可以将很多问题简单化,这是促进企业进步的一个方式。我认为非常有必要。

 记者:现在你们涉及出口,国内市场和海外的市场份额是何比例?

 徐建存:现在两个市场基本差不多,年销售额国内3亿,海外市场3千万美元左右。我们现在主要的海外市场是欧洲和美洲。我们在意大利和西班牙都有比较大的市场份额,当然我们最大的市场还是美洲。

记者:近年欧陆深受金融海啸的影响,消费指数持续走低,这对你们的出口有影响吗?

徐建存:欧洲经济不景气,会有一定的影响,不过我们的美洲市场销售持续走高,所以海外市场的总销售额还是呈上扬的趋势。

记者:几年前,意大利曾发生过针对中国鞋业的技术壁垒,“制作标准”向来是一把双刃剑,可以为国际贸易带来便利,也可以成为贸易壁垒的工具,你们集团如何看待并应对这一贸易游戏规则?

 徐建存:我们制鞋标准只有一条,就是严格按照出口的标准,这个标准有可能是高于公司标准,或者国家标准的。所以我们从来没有在技术和质量上被有意设置技术壁垒的国家挑刺,不管是否反倾销。

记者:据闻贵集团近期将推出一种名为“孝心鞋”的产品,能否谈谈这个特色新项目?

徐建存:孝心鞋是我们近期研发的一个新产品,之所以有这个想法,我是想自己做企业这么多年了,希望能在制作产品的同时,给产品赋予多一些的社会价值。我们希望把鞋和中国的传统文化相结合,中国的的儒家文化里提到的孝,所谓百善孝为先,基本上这种孝心鞋是针对45岁以上人士,因为这是针对中老年人,它必须特别强调舒适性和安全性,比如要柔软,防滑等。我们用的都是高质量的原料,全部采用牛皮和羊皮,体现它的尊贵和礼品性,让那些有孝心的子女买给父母,

此外衍生开,我们还成立了“孝文化研究会”,我们计划每年出两本孝文化的书籍,对现在的孝心故事以及古代孝道孝礼仪做一些编绘。

记者:这种孝心鞋是否还是沿用你们之前的销售渠道?

徐建存:我们现在是通过电子商务来发售这种孝心鞋,即网购的方式,让全世界的中国人都能通过网络给自己的父母购买这种孝心鞋。

记者:孝心鞋的概念是您率先提出的吗?这个产品的立意是什么?是否与您自身有关?

徐建存:这个产品是我提出的,当然后期我们成了一个团队来具体落实这个项目。

孝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中华人伦道德的基石,是我们民族文化的核心价值,是儒家文化的核心内容。孝的本义是“善事父母”,后来发展为丰富的孝道文化。弘扬孝道文化,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我是希望通过个性的理念,把产品和传统文化想结合,同时还能体现情谊。

在现实生活中,我和我的父母在一起时,尽管我们非常爱他们,可是很多亲密的话说不出口,这可能和性格和社会氛围有关,很多子女在表达上有障碍,所以我希望有那么一个载体,能把我们的孝心以一个更具体的方式呈现给他们。比如我们的孝心鞋还附有心语卡,我们可以把我们的话甚至是照片放在上面,我想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

当然这个产品还包含了我对孝心的解读,我认为孝顺是做人的根本,我也常常对员工说,要对父母,对老师,对长辈好。一个人对生你养你的父母都不好,这个人是没有人格可言的。

记者:贵公司旗下除了鞋业公司及房地产公司、还包括电影院、餐厅、学校、甚至是菜市场,俨如一个格瑞斯小王国,您是缘何要设计和规划这一切的?

 徐建存:我们格瑞斯集团近年也在积极开展文化产业,比如办电影院、网吧、电子游戏厅、台球厅、中西餐厅等,我们还有舞蹈学校和跆拳道班,其目的主要是为了丰富我们企业员工的业余生活,他们下班后没有什么地方可去,同时在本地大约有三万多的外来务工人员,本着回馈乡里的愿望,我们投入了一千多万设立了如上的各类设施,当然它们也是营业性质的,不过目前来看基本没有盈利,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而是对企业文化的丰富。

记者:所谓商战如战场,您经商的战略准则是什么?

徐建存:我做生意其实就一条原则,就是要有底线!所谓底线就是合理性。比如我们在海外出口谈判中,对方希望我们将价格拉低至与竞标者的同等低价,我会考虑如果价格拉低,就有两种可能,一是没有利润,或者是产品质量不能保证,这两者都是有害的,所以我宁可放弃这个项目。这样的做法也让品质成为了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又比如我们在房地产销售上,我们更愿意以退为进,比如我们把房子的价格定的很高,这样虽然提高了利润,可是我们的税率也相对被提高了,倒不如让利给客户,只要我们能保证合理的利润。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房子卖的总是最快,从而减少了投入和回本的风险期。其实做生意就是为了获得利润,可是利润是没有底的,所以在合理的利润内,以退为进,发展会更快。我是一个底线感特别强,又特别强调合理的人。

记者:您作为荷兰国际商会的常务副会长,贵会作为荷兰新兴而起的一个年轻的商会,您有何种展望?

徐建存:我们荷兰国际商会是一个年轻的商会,而且会员年龄都普遍比较轻,他们都有良好的经济基础,有些在荷兰做生意,有些在国内经商,大家都非常有精力,思维新锐,而且舍得付出。我认为“奉献”是壮大一个商会的根本,再加上大家都非常团结,我相信这是一个有利于华社发展的商会,而且能为广大经商的同胞搭建交流的平台,互通商讯,及时寻找商机。

同时我们商会也将“奉献”延伸到别的领域,去年便在中国丽水对一所希望小学进行了捐赠。那家学校位于少数民族的自治县,那里都是山区,经济条件不好,我们商会往后还会持续捐赠,回馈社会。

记者:您平日有什么消遣?

徐建存:我爱好收集古玩,在2010年,本地成立了三宝收藏鉴赏协会,我是现任的会长,所谓三宝是青田石雕、龙泉宝剑、龙泉青瓷。我认为我们有责任和义务来守护和发扬传统文化,而我也会继续在这方面做点事。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