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雅口吾言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更新时间: January 30, 2014 更新: Asiannews

狐狸精不精

日前有一位张太太与我联系,说她的老公外遇了,她要我助她“斗小三”。

我不禁莞尔,我真心没有那道行。但是急人所急,只得从“理论上”告诉她,理性的斗法是:驱逐胡虏,恢复河山。感性的斗法是:鱼死网破,痛快淋漓。

她问我二者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我说:“理性的斗法是你把小三灭了。感性的做法是你把你老公也一并灭了。”

张太太纠结了半天,说:“还是理性吧,他也许只是一时糊涂!”

所以在她的这条纲领之下,她的老公其实已经在感情上得救了!

所以三个人的“婚外恋”之斗,其实永远只有“两方”,要不就是小三和老公一方,原配一方;要不就是原配和幡然醒悟的老公一方,小三一方。

所以斗小三,关键不是拼火力,而是铸阵营。如果小三孤立于一方,无论是文斗还是武斗,她其实一开始就已经输了!

“婚外恋”作为一种并不道德的情感,却很是寻常,它往往存在于暗处,一旦被聚焦,恐会随即破败,而名人的婚外恋常常还攀长成社会事件,甚至是刑事案件。即便是寻常百姓的婚外恋也多半会伴随厮打和某几方的决裂而收场。

所以这种只能暗长的情感,对于这个男人来说,他就像是行走在一条细细的钢索之上,而手里还拿着一根平衡木,平衡木的左端是原配妻子,平衡木的右端是后来的情人。而男人是要死命追求平衡的,因为平衡就是平静,平静便是平安。

平衡木就像一个综合的天平,男人若对右边的情人给予更多的性爱和感情,那自然就会对左边的妻子减少“付出”,若右边的情人获得了更多他的财物,那妻子的所得便会减少,若男人要把名分给情人,那这个名分也是从左边妻子这里取来的。

也就是说,事件中,男人只有一个,全部的“资源”只有这些,于是“分配”便成了一种“选择”,“选择”便成了一种“分配”。两个女人面对自身的利益自然要奋力争夺,所以原配要斗小三,小三要上位!

男人是树,女人是土。

对待女人和感情,多半的男人是“树状思维”,或者说是“谱系思维”,男人这棵“树”的根长在土壤里,那些根上承载着的他的社会关系、伦理责任等等,这些东西错综复杂。而妻子就像是他身上的一根树枝上的苹果,有一天他不想吃苹果了,他可能会想在树上再长出一根树枝然后嫁接上一个梨子,这个梨子就是情人,但是这男人未必就要把苹果和那条树枝给砍了以图眼不见为净。

也就是说男人多半可以让苹果和梨子并存,在情感模式上可以“三妻四妾”。

而女人则不同,女人对待感情是“土壤思维”,或者说“替代思维”,女人如果喜欢吃萝卜,她就在自己这块土地种萝卜,然后她有一天想改吃番薯了,她多半会把萝卜拔了,改种番茄,她最好“眼不见为净”。

所以大多数的男人对待“外遇”的态度错综复杂,责任感、惰性、理性、贪婪等等因素共于一处,而形成了男人的爱情观。而大多数的女人对待“外遇”的态度则较为简单,只要把感觉、爱、情结、贪婪这些主观的东西揉成一团,爱情观就捏出来了。

但是“贪婪”却是男人和女人对待感情的一个小小的交集。所不同的是,男人的贪婪是本部递减式的,它处外延式的,比如当他得到一个女人的感情和性爱,那么多半爱意就会停长,甚至减少,这是一种“得到的”不如“得不到的”的贪婪。

而女人对待“外遇”的贪婪则是“得到”不如“得到更多”,她往往希望在外遇对象上一步步地“加注”,也许刚开始她与外遇对象只是性关系,随后产生了感情,进而想分享他财物,最后甚至开始觊觎那个妻子的名分。

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那个走在钢索上的男人,他虽然他左边的原配平静安好,但是右边的情人常常因为女人的那种特质,她的体积和重量开始不断地膨胀,最终让他摔下了钢索。

灭六国者,六国也!

如张太太这列婚外恋而言,亦是小三以“逼宫”的方式自爆了真相。事实上被曝光婚外恋常常是祸起于小三处,其实这逻辑的密线早就已经缝在了女人的性格里。

我们大致可以将“婚外恋”分为四大类别:性爱关系户、感情互助型、包养关系、“婚外婚”。

而这四大类之外,还可以派生出各种复合型,比如性爱关系、情感互助、包养关系兼而有之的。或者从性爱关系发展到情感互助的,或者从性爱关系发展到包养关系的,等等。

婚外恋的事件动态往往是变化无端的,它们的演绎方式有N种,若是已婚的小三,因为有自己的身份枷锁,本身自己就是一个“人质”,所以不会轻易走到“逼宫”的地步,甚至可以说她更害怕事情暴露,因为“性别”是女人的原罪。

但是往往有三种类别的女人最容易将“婚外恋”推入变种的“婚外婚”:大龄剩女、婚姻不幸福者、离婚人士。这三类女人对于“名分”和归宿感有强大的愿望,可很多男人往往把婚外恋当成一种情感的“驿站”,但是这些直指“婚外婚”的小三则会把它演绎成“业障”。

但其实做“狐狸精”是需要很高的道行的!

一些狐狸精以为自己很精,若外遇对象存在很高的“社会价值”,比如是名流或者官员,她们惯于在日常的交往中储备自己的“谈判筹码”,等到有一天拿这些东西要钱或者要名分,或者试图以这些东西来牵制外遇对象。

于是她不再是那个男人本来拿来解渴的梨子,她外遇的价值也一便消失了,那时候“外遇”就变成了“外敌”,男人开始对她由“爱”变“怕”,由“怕”变“恨”。

同时鉴于女性的性别弱势,必然会导致她最后把自己变成人肉炸弹,如君所见,在当下的中国人的认知里,那些被曝光的外遇中女方有几个还能重新做人?就算她扳倒了一个硕大的贪官。

所以狐狸精要上位,常常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行为。

同时当一个男人认为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社会价值高于生命价值的时候,为了防止自己的社会价值被推翻,同时借着一些侥幸心理,他索性杀掉了“不懂事的情妇”,这种事件在国内也屡见不鲜。

所以很多的时候,“灭六国者,非秦也,灭六国者,六国也。”

故而“贪心”的小三并不可怕,面对这种小三,有时候原配什么都不用做,这小三就可能养了太多的心机和手段、目的而将自己折腾死了,当然对男人来说,她们是极其可怕的!

执子之手,与子赌命。

但是那种善于“谈心”的小三,对于原配来说却是可怕的!

诚然,进入中年,很多人对自己的伴侣也渐而生出了一些倦怠之心,但其实所谓的“情感”是一分为二的,“情”是爱、是责任感,“感”是感觉、是交集。大部分外遇的男子对自己的原配其实还是有“情”的,只是可能没有了“感”!

“外遇”是一种婚姻的求救信号,小三是原配的“反光镜”:她有的优点,你可能没有,她没有的缺点,你可能就有。若不修正自己,若不“查缺补漏”,斗了小三,还会来个“小四”。

客观的说,大部分成功的男人,或者说值得被掠夺的男人其实都暗藏着大小不等的委屈,而他们的委屈多半都在手上:为了前途,而写下违心的讲稿、手稿或者合同;为了应酬,举起辛辣的酒杯;抑或得不到家人的贴心照顾,而要拿起拖把、菜刀和熨斗……

男人的手,宽大、粗糙、有力,却孤独、沧桑、无奈。

而成熟的男人的“心”也是长在手上的,男人不会像女人一样,可以通过某种远距离的想象而对一个人生出绵密的相思,他必须比较近距离的接触那个异性,彼此有一些体温上的感知,如是用手触碰过,才能握住相思。

也就是说男人的“相思”的源起多半是具体的、是直观的,或者是存在互动模式的。所以“接触”便成了他外遇最重要的途径。

“外遇”二字更是直白地道出了“外面的遇见”是“恋”之源起。

容我玩笑说一句老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男人的手在哪里,心往往就在哪里。也许在老祖宗的涛涛的思辨中,就已经洞察了两性的这一“天机”。

同时某些原配有些迷思,认为若修炼性爱或者打扮自己才是斗小三的决胜之道,那估计就又走入误区了,当然对于某些审美疲劳的丈夫也许有用,但是很少有男人会单纯因为和情人更和谐的性爱而和老婆离婚。

要一个优秀的男人放弃社会名誉、子女天伦等等“宝贵”的东西欣然离婚,他必然在本来的婚姻里苦大仇深,或在外头的感情里感到了一种“天作之合”,而这种“合”必然有情爱和心灵的双重交集。

而狐狸精都是从“聊斋”里来的,所以老公和她“聊”久了,你就栽了!

故而“防范于未然”是那些比较弱势的原配所必须有的心机,所以得学会“吃醋”,吃醋是原配的法定特权,吃醋可以以一种“感性”的方式而“理性”地将老公拉出一些感情的漩涡,隔绝他一些“外面遇见”的可能性。不要过分自信,天下的狐狸精何其多,越是值得的男人越得“守望”。

而亡羊补牢的婚姻,破镜重圆的婚姻,说白了不过是各种权衡利弊后的“凑合”,我们不可逆的人生,又何必后知后觉后悔后悟呢?

所以当老公深情款款地对老婆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老婆也要学会娇嗔,学会故作凶狠地说:“执子之手,与子赌命。”这样男人举誓的手,才会朝向你。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