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更新时间: October 1, 2013 更新: Asiannews

断箭

又临出刊,我这个“说书人”又得端坐案前,前来洒狗血,做一番絮叨了。

话说有位身在国内的吴女士向我泣诉,说她老公在外地有另外一个“老婆”。

吴女士和老公育有两名子女,两孩子目前都还在求学阶段,吴女士亦是一名全职家庭主妇,日常一家的生计全靠老公照料,几年前老公做生意,结果赔了大钱,所幸之后碰到了一个贵人,吴女士后来才知道,那是个女贵人,据说是个做房地产的女老板,且是失婚,便对她英俊的老公来了意思,然后两人就混在一起,一起做生意,也一起睡觉。

如今那情事已是家族里人人皆知的“秘密”,吴女士本想离婚做算,可是她十来年没有外出工作,且不论是否还有生存的技能,就连家里那两孩子的日常起居就耗尽了她全部的精力。

对她来说,离婚和不离婚的唯一的区别恐怕就是从“生活费”变成了“赡养费”,正在她举棋不定的时候,吴女士娘家人来游说她:“如果你离婚了,那家产就白白便宜了那个狐狸精了。”

结果更让人气绝的真相接踵而来,原来她老公几乎算是那女老板养的小白脸,并无财政大权,换言之老公给她的生活费是那女老板出的。

这种比戏剧还要悲剧的桥段果真是让人无言以对!

纠结的吴女士面对种种难堪和悲痛,陷入了不堪纷乱,对她来说,两个孩子却像是小小的人质,把她牢牢地绑在这段已经破败的婚姻里,其实吴女士老早就知道老公在外头有人,因为他俩已经很多年不同房了。

吴女士隐忍的性子并非天生,因为那老公已经吃准了她的软肋:孩子!他的“双妻生活”被揭发,他似乎有恃无恐,抓住吴女士不得外出工作的弱点,告知她那女老板随时会不让他照顾全家,来让她“逆来顺受”,接受现状。

吴女士是个要强要面子的人,她忍下这些悲愤与难堪,接受那个女老板变相的供养,为得就是孩子们早日长大,让她有足够的与生活谈判筹码。

可生活真真把她欺负透了,她耗去了完整的青春,耗去了全部的气力去经营的一个家,如今形如炼狱!

 

还有另外一位荷兰的李先生较早前与我谈心,抱怨自己生计艰难,日头难熬。

李先生四年前在此地开了一家大型的餐馆,为了那家餐馆他变卖了自己原来的一家规模较小的餐馆,并借了大量的外债,其中包括一些黑市高利贷。

多说现在生意难做,李先生当初觉得只要和人博规模,博档次就会有出路,却不想现时荷兰经济如此低迷,中餐馆的恶性竞争又在不断扩大,当一年前他的“大规模”的餐馆遇上“更大规模”的餐馆,且那家还开在了他餐馆附近,他的的困境就“超大规模”的蔓延开了。

如今的他悔不当初,每天都像活在刀口上,生意被抢夺殆尽,并越来越差,债务越来越多,他如果将餐馆结束,他必然血本无归,如果捱下去,必然难以为继。

难!是吴女士和李先生此刻的处境。

他们两个人把这两个沉重的故事抛给我,压在我的心上,依稀希望看似彪悍的我能给予一些建议,哪怕安慰。

可是我却告诉他们:有些命途是无解的!

 

武侠小说里常常有一个很疼痛却又很俗套的桥段:一个侠客中了敌人的埋伏,被暗处的冷箭射中,奄奄一息之际,侠客的三五同伴适时出现,与敌人激斗,并最终带着受伤的侠客退到一处僻静的所在。

通常里头会有一个比较莽撞的人要去拔插在侠客身上的箭,这时便会有一个略懂医术的人厉声阻止他,并告诉他后头有追兵,前头无伤药,拔出箭,侠客就会失血而死。

最后那人把侠客身上的箭砍断,让已经射进他身体内的那截就留在了里面,待到移到他处,能妥善救治时,再由郎中取出断箭,如此侠客便捡回了一条命。

 

是的,“断箭”是今期的我要言说的“主角”,它看似与我们的生活相距迢迢,但是它却形如一个夺命的符号被安插在我们的生命或者生活里头。

吴女士被无良的婚姻射了一箭,且正中心房,如今她的胸口插着这根箭,步履蹒跚地带着孩子们向前而行,那些渗出的血是她疼痛的证物,她的婚姻苟延残喘着,如果她决绝地拔出了这根箭,那么她的婚姻马上就会死亡,可这个婚姻还是她两个孩子如常成长的载体,离婚可能会让他们失去这种富有保障性的载体。

所以她为了顾全大局,唯有忍着剧痛,含着这根断箭顽强地活着。

而李先生也被无端的命运重重地射了箭,他经营了半生的财富如今成了他挽救不了的包袱,他似乎唯有用焦虑的日常去兑换一种不得已的“延续”,如果他决绝地拔出了这根箭,他马上就要面临破产,兼而斩不断的巨额高利贷。

想来,在我们的周遭还有许许多多的人的身上都插着一根或者几根血淋漓的“断箭”,也许是因为爱情,也许是因为生计,也许是为了工作,也许因为其他,我们有着沉重的“情非得已”,并以一种疼痛的方式来维持凄绝的处境,若不维持,便是更会导致更为盛大的“凄绝”。

也许我们的祖先也曾经经历如斯的纠结和无奈,所以顿悟了一句老话:“两害相权,取其轻!”

意思是说,如果我们面对的选择只有两种,但是这两种选择都是不利的,那么我们只能选择“不利”的程度相对比较轻的那个。这看似充满智慧,又显尽无可奈何!

已然为成人的我们,有时做梦会是一种冒险。所以不迷信神力,不凭靠运气,然后接受一些现实,并在现实的“不利”找“有利”,才有痊愈的可能!

比如中了恶毒的箭,我们不能因为不拔箭就暂时死不了,而甘心忍疼痛,不图痊愈!

我们要在暂时不拔箭的前提下,积极寻找活命的方法。就吴女士而言,在暂时不离婚的情况下,积极修炼自己,寻找去工作的可能性,这样就多了一个和那个女强人谈判的筹码,而且也可以借助社会福利部门来寻找另一种必要的“供养”。

但是有时候也许我们的处境已经艰难到“前是悬崖后是深渊”的绝境,这个时候,唯有静了心,静了念,才不会在静候邪恶命运降临的时候,有情绪的痛苦,这便是所谓的“心理准备”。

而就李先生而言,他不敢拔箭许是因为怕死,但结局却又会是渐死!

中国也有一句强者的豪语:“置之死地而后生!”

也许在无可挽回的处境之中,“将错就错”只能空耗自己,就像一个侠客的手臂中了一根毒箭,毒会随着时间而移走全身,致人死地,还不如将染毒的手臂斩去,以保性命。

 

在绝对的逆境之中,学会与命运讲和,在相对的逆境之中,学会和命运博弈,断箭不可怕,可怕是“短见”!

学会自我施救,正面伤口,对症下药,才是活命之道。

可能有些“金疮药”能为你止痒,有些能为你止疼,而我这味药是来为你止哭的!

而“疼”也许只是我们“新生”的那场阵痛。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