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中饮信息特别关注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更新时间: February 1, 2019 更新: 华侨新天地-编辑部

荷兰亚洲餐饮业面临危机,生存秘笈尽在这里!

1月24日,荷兰亚洲餐饮业的利好消息传来:亚洲厨师工照配额上调500份!

荷兰社会事务和就业部(SZW)大臣Koolmees于1月24日致信议会二院,同意将今年的亚洲厨师工照配额从1000份上调至1500份,这意味着政府已了解到亚洲餐饮业的心声。

荷兰中饮公会(VCHO)仍在努力,向政府要求增加配额至3000份,并继续争取在新协议中取消配额限制并延长工照期限。

这是中饮公会长期筹备策划,通过媒体向社会各界游说,并与荷兰政府协商争取的成果。

比如,在第63届荷兰餐饮及酒店业博览会(Horecava)上,中饮公会代表荷兰亚洲餐饮业发声,使劳工短缺问题再次成为Telegraaf、AD以及荷兰餐饮业专业杂志Misset Horeca等荷兰主流媒体关注的焦点。

但是,“滴水解不了久旱”,增加的500份配额,仍远远填补不了缺口。

 

2019年10月1日,现行亚洲餐馆厨师协议即将到期。而荷兰社会事务和就业部(SZW)认为,亚洲餐饮业在过去几年里,没有按要求满足培训数量,所以不愿意就新协议进行协商。

目前,谈判时间仅剩6个月左右,现状十分严峻。

2019年,亚洲餐饮业雇主该如何应对不利局面?为缓解劳工短缺问题,雇主急需做些什么?专为亚洲餐饮业服务的雇主组织——中饮公会,又将对荷兰政府提出怎样的谈判要求?

带着上述种种问题,《华侨新天地》对中饮公会总经理林丽萍进行了专访。

2013年,由于当时荷兰失业人口高涨,荷兰政府制定了新外国劳工法,不再引进中低工种劳工,相当于一刀斩断中国厨师来荷兰工作的道路。

当时,不仅餐馆不能从中国申请厨师来荷兰工作,许多已在荷兰工作的厨师,因为工照无法延期,也必须回国。在此风口浪尖之上,荷兰华人华侨走上街头,向荷兰政府和党派议员发起挑战,问法律要了个例外,而背后的一大功臣便是中饮公会。

提起中饮公会,很多餐饮业从业者已十分熟悉。近年来,亚洲餐饮业因荷兰政府不断收紧的厨师引进政策而备受冲击,中饮公会作为荷兰最大的亚洲餐饮业公会,通过坚持不懈的游说、上诉、谈判、游行示威等方式,为争取放宽厨师引进政策做出了巨大贡献。

为避免上千名亚洲餐厨师再次面临着工照到期,被迫打包回国的命运。荷兰中饮公会总经理林丽萍表示:“眼下,荷兰华人必须团结起来。绝不能忘记历史,再重蹈覆辙!”

荷兰亚洲餐饮业不能垮

华人登陆荷兰百年有余,白手起家,以餐饮业为立身之本。

从最初因“芙蓉虾”、“Babi Pangang”而被荷兰人熟知的中印餐馆,到如今遍地开花的现代中餐馆、世界餐、WOK餐馆等,荷兰的中餐馆不仅成为抚慰华人思乡情的一处温柔地,也成为了荷兰文化记忆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据林丽萍介绍,每年,亚洲餐饮业为荷兰经济创造15亿欧元的营业额,1个来自中国的厨师可以为荷兰带来7-10个就业岗位。在荷兰,亚洲餐馆共提供了4.1万多个工作岗位。

然而,2012年伊始,在未声明的情况下,荷兰劳工局(UWV)对中国厨师劳工许可证(TWV)申请百般阻挠,单方面缩短了工照期限并对工照延期进行更严格的审核。

2013年至2014年,荷兰亚洲餐馆因新外国劳工法的限制,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很多餐馆因此陷入困境甚至倒闭、工作压力极大。

“因为劳工短缺,我见到一个60多岁的中餐馆女老板,每天在厨房里下油锅长达十几个小时,累计每周工作80至90个小时。她的手臂已伤痕累累。那段时间我都不敢去中餐馆吃饭,怕给他们带来更多负担。”中饮公会总经理林丽萍回忆起那一幕,仍感慨万千。

“当时。很多老板给我们打电话,声泪俱下地诉说他们的艰难境遇。荷兰声称是个捍卫人权的国家。那么,外国劳工和老板的人权,是不是也该有所保障?”

荷兰华人华侨站起来怒吼了

2013年与2014年,荷兰经济萧条,失业率接连上升。荷兰左派急于解决本地就业问题,对输入外国技术工人采取限制性措施。林丽萍回忆道:“那两年,每个星期都有中国厨师因工照过期,面临必须马上回国的窘境。”

2014年,荷兰新外国劳工法生效,几乎杜绝了中国厨师来荷兰工作的道路。实际上,亚洲餐饮业对荷兰经济做出了巨大贡献,创造了很多就业机会。

因政策而摧残行业发展,使得本身有工作、愿意工作的人失业领取救济,这对荷兰经济毫无益处。

想要鼓励本地人就业,光靠拒绝外国劳工显然不是唯一的办法。林丽萍表示:“中国人向来以勤奋工作为名,即使可以领取失业金,大多不愿意好吃懒做。

可是,对于一些本地失业者来说,如果从底层做起,拿到手的工资和救济金的数额是差不多的。并非所有失业者都愿意工作。”

2014年4月1日,荷兰华人百年来首次站起来怒吼了。中饮公会号召所有亚洲餐饮业人士来到议会二院门口进行抗议。

中饮公会主席俞斌在广场上位参加游行者打气

抗议活动两次请出了当时的荷兰副首相兼荷兰社会事务和就业部大臣Lodewijk Asscher出面对话,希望他就此解决亚洲餐饮业劳工短缺问题,并表达了并非亚洲餐饮业不愿意雇佣本地厨师,而是因中餐文化的特殊性和文化背景所致。

“这段时间尤其增加了我们谈判的信心。中国人一定要团结,如果大局没有利,个人也很难发展。只有宏观政策稳定,小企业才能进一步发展。”林丽萍重申道。

中饮公会总经理林丽萍向民众介绍游行起因和目的

林丽萍表示,当时,中饮公会集合会员和华人社团力量,通过荷兰主流媒体、华文媒体向社会发声。

中饮公会副主席詹峰与荷兰前社会事务和就业部(SZW)大臣Lodewijk Asscher在议会广场上对话

尤其通过报纸,以期获得荷兰议员、政客的关注,宣传中餐文化的特殊性,得到了荷兰社会的广泛同情。

与此同时,中饮公会同荷兰VVD、D66、CDA、PVDA、PVV各党派的议员取得联系、进行多方面游说、对话,切实反映荷兰亚洲餐饮业人手不足、面临关门的重要问题。

 

当时,一边是迫在眉睫、亟待解决的厨师工照问题,另一边又面临着荷兰政府的坚决态度。由于议会暑假放假,只有4个月的时间进行谈判,中饮公会的谈判压力很大。

2014年10月1日,亚洲餐饮业与前荷兰社会事务和就业部大臣Lodewijk Asscher终于签订了为期2年的协议,俗称“油锅协议”。

在2年的协议期内,厨师可以得到1年的工照。林丽萍称,这是缓兵之计,至少保住了一部分工照没有到期的厨师。

2016年10月1日,中饮公会又争取到长达3年的新亚洲厨师协议,且工照的有效期从1年放宽到2年。

林丽萍表示,“其实当时申请的是3年,‘讨价还价’到2年。这2年对餐馆老板来说,至少减轻了一半经济和手续上的负担。对于从中国来荷兰工作的厨师来说,相当于吃了一颗定心丸。”

那么,现状与未来又如何呢?荷兰政府态度依然坚决,收紧政策势在必行。2019年,亚洲餐饮业又面临一场“血雨腥风”的战役。

2019年谈判异常艰难,培训数量过低

林丽萍对《华侨新天地》记者表示,在2013至2014年,当时,荷兰皇家饮食业公会及一些持反对意见的议员对中饮公会的申诉表示不满,认为荷兰法律规定如此,为何中饮公会却非要一个例外?

“法律是人制定的,如果政策对我们的生存和发展带来灾难性影响的话,一定会向政府提出来,争取一个例外。”

 

但是,据理力争也需要合理的理由、前提和充分的准备。目前,荷兰亚洲餐饮业面临着2个重要问题:

1. 工照配额严重不足

据林丽萍介绍,现行厨师协议的工照配额面临严重不足的问题。

 

现行厨师协议执行时间为3年,从2016年10月1日至2019年10月1日。2016年10月1日至2017年10月1日期间,工照配额为1800份。

2017年10月1日至2018年10月1日期间,工照配额为1500份。而2018年10月1日至2019年10月1日期间,工照配额却只有1000份。

 

据推算,第三年的1000份配额将在2019年2月及3月左右用完。林丽萍表示,“很多亚洲餐饮业老板没有居安思危的意识。

今年的配额实在太少,将直接影响到需要工照的1800位厨师再续签的问题。如果前2年拿到工照的厨师都需要续签工照,则需要超过3000份的配额才能满足。”

厨师的工照是有期限的。就算是2018年申请,新的工照也将在2020年前后过期。“哪怕目前餐馆没有面临人手短缺的问题,也要为未来长远考虑。”

荷兰政府方面依然坚决收紧政策。

近日,在与荷兰议员的会谈后,林丽萍表示:“政府目前吹风,以后只考虑允许申请5-6级的亚洲餐厨师来荷工作。如果是这样,亚洲餐饮业未来不容乐观。”

荷兰社会事务和就业部获得的最新数据更加不利于新厨师协议的谈判。

林丽萍表示,近日,在与荷兰社会事务和就业部开会时,其出具的报告指出:执行现行厨师协议的前两年(2016-2018年),亚洲餐馆培训员工越来越少,荷兰社会事务和就业部对厨师培训数量十分不满意。

现行协议第一年(2016年10月1日至2017年10月1日),通过满足培训条件申请工照的亚洲餐馆仅占到了15%的比例。而第二年(2017年10月1日至2018年10月1日),这一比例竟跌至5%!

林丽萍介绍道,据此,荷兰社会事务和就业部将有充足理由拒绝亚洲厨师来荷工作。

“荷兰社会事务和就业部的观点是,亚洲餐馆太依赖于主要来自中国的厨师,而不重视行业培训。而政府的宗旨是,如果培训做的好,在荷兰应该有充足的亚洲餐厨师工作。因为培训不到位,才不得不依赖于来自外国的厨师。”

2. 现行厨师协议即将过期

2019年10月1日以后,所有持厨师工照者将何去何从?

在协议到期前,如果不去进一步谈判要求延期或签订新协议,现行厨师协议将如期终止,导致所有需要工照的亚洲厨师在现有工照过期后,都将离开荷兰。在中国的厨师也难以前往荷兰工作。

林丽萍表示,2019年,中饮公会的谈判主张是:

延期厨师协议,要求长达4年的协议期限;

取消工照配额;

要求更长的工照有效期,即从目前的二年延长至3-4年;

保持依然能够申请4级或以上的亚洲餐厨师来荷工作;

但是,想要成功续签厨师协议,甚至获得更宽松的条件,并非易事。

从2018年10月1日起,现行厨师协议进入最后一年协议期。

中饮公会呼吁,中饮公会会为大家争取利益,但与此同时,也不能让荷兰政府部门收集到有利于收紧协议政策的证据。

“请所有餐饮业老板,在申请工照延期或申请新的劳工来荷工作时,尽量多地使用培训条件。要让政府知道我们尽全力在提供厨师培训。关于如何满足培训条件,可以咨询中饮公会。”

加入中饮公会,凝聚力量

林丽萍表示,现状很严峻,这也不是一家餐厅能解决的问题。有一个行业公会,对大家来说至关重要的事情。

作为荷兰最大的亚洲餐饮业公会,中饮公会非常感谢会员的鼓励和支持,但与此同时,也希望那些不是中饮公会会员,但仍需要从中国等亚洲国家申请厨师来荷工作的餐饮业老板加入中饮公会。“这既关乎餐饮业主的切身利益,也是我们共同的利益。”

餐饮业工作忙碌而疲惫,容易让人丧失大局意识,变得只顾眼前的利益。

但是,厨师协议作为荷兰法律的例外,本身实现的可能性就很小,更需要大家去努力争取。

目前,中饮公会仍在向政府申请,将2019年1000份的配额上调至3000份。与此同时,也在努力争取一份更有利于亚洲餐饮企业的新协议。

但谈判时间很紧,实际只有6个月的时间。林丽萍强调道,一定要确保在夏天之前,跟政府谈妥。“中饮公会会员人数越多,就能代表更多餐饮业主发声,引起荷兰政府和政客的重视。”

针对不明朗的谈判前景,林丽萍再次强调了团结的重要性:

“希望大家加入中饮公会,充分集结力量,共同出谋划策,绝不能重蹈2013年和2014年的旧路。等到餐馆开始出现厨师荒,员工纷纷被迫打包回家,再着急想办法,就太晚了。”

中饮公会

中饮公会(VCHO)是专门为亚洲餐饮业服务的雇主组织。会员主要由拥有华人和亚洲背景的餐厅、快餐店和酒店组成。

中饮公会的主旨是维护亚洲餐饮企业的特殊利益并为其争取更多的社会权益,提供免费咨询、经济优惠、行业培训等服务,维护亚洲餐饮业从业者利益。

联系方式:

电话:020-3458202

邮箱:info@vcho.nl

网站:www.vcho.nl

 

开餐馆遇上疑难杂症?

缺少厨师,急需人手?

厨师需要寻找办工照的餐馆?

无论你是老板还是厨师,只要是餐饮业从业者

欢迎扫码加入荷兰华人餐饮微信群↓↓↓

如二维码过期

请添加小侨微信(ID:asiannews123)

小侨直接拉你进群!

荷兰华人餐饮业朋友团结起来!

好多伙伴已在群里等你啦~

 

华侨新天地独家报道,媒体转载需授权。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