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饮信息

dutch versionchinese version
更新时间: July 25, 2013 更新: Asiannews

中餐馆被荷兰媒体恶意抹黑: 中餐馆是最肮脏的餐馆!

中饮公会倡议全荷中餐业主团结一致:

以事实的真相反对!以自检的态度反思!以团结的方式反抗!

以事实的真相反对

日前荷兰RTL电视台针对荷兰境内餐馆卫生状况做了一期专题报道,并重点拿“中餐”开刀,引所谓的数据,佐所谓的证据,得出一个所谓的结论:中餐馆是最肮脏的餐馆!

在一个既定概念的驱策下,电视台的编导制作出了这条足以让荷兰民众对中餐误解的“爆炸性”新闻。

可是这个专题报道却是彻头彻尾的“一言堂”。

首先是数据,RTL电视台表示在2011-2012年,有31家餐馆因卫生问题而被迫停业,其中23家是中餐馆,故而得出了“中国餐馆的厨房一半以上是脏的。”甚至打出:“中餐馆是最肮脏的餐馆!”的标题。

23家中餐馆仅仅占到了荷兰全国2300多家中餐馆的1%。可它缘何会变成50%以上呢?显而易见的是,凡是被检查的多半是那些存在问题或者卫生隐患的餐馆,或者因为食物的问题,已经被食客举报,卫生局才会寻上门来!就像交警最爱检查午夜靠近Disco的马路上的车辆一样。在经济低迷的现时,皆在缩减公务资金的荷兰政府各部门,他们难道不是必须讲究高效率吗?

而RTL电视台的这个说辞,俨如交警在Disco附近的马路上检查驾车者,有23个司机酒精超标,占到被检查者人数的一半,交警就得出一个结论:“半夜开车的司机有一半的人是酒鬼!”

显然这样“以点及面”的辐射逻辑是狭隘的,甚至有点欺负人。

而根据荷兰中央卫生局的资料,这次被调查的包括中国餐馆在内的各类餐馆,有48.4%不符合卫生规则,而其中中国餐馆有50%不符合规则,被调查的中国餐馆的不合格率和被调查的全部餐馆整体水平相差不多。

其次是客观事实,在被调查的中餐馆之中,很多卫生标准不达标是因为“行政管理问题”,比如没有记录好冰箱的温度,没有妥善填写好清洁单等等,这些部分,却在电视台的报道中被归类为“脏”,把问题转嫁给食物,其继而得出“有一半的餐馆存在食物安全危险”,这样的说辞,显然不符合逻辑!如君所见,中餐业在荷兰已经历经几十年,又有几家中餐馆曾经因为食客食物中毒而臭名远播?

综上所述,RTL电视台的这期专题报道是“形而上学”式的报道,它的本意是为了收视率,继而抓住中国人惯做“沉默的大多数”的性格特质,而有预谋地借中央卫生局仅能称为“抽查”的资料来导演这期专题。

而中餐业一直以来是荷兰华埠的支柱产业,这件媒体事件爆出,导致大部分中餐馆受到沉重打击,很多餐馆甚至开始难以为继。

就此,荷兰中饮公会在各荷兰华人社团的支持下,向RTL表示抗议。在与RTL的交涉中,RTL电视台撤销了原来要公布这23家中餐馆名字的计划,但是,他们表示在节目所讲的有一半以上的中餐馆没有达到卫生标准的资料来自于荷兰中央卫生局。

以自检的态度反思

中饮公会就此与荷兰中央卫生局取得了联系,得知了上述事件中的“事件”:

原来RTL电视台在去年就向中央卫生局索要卫生检查数据,但中央卫生局出于行业隐私保护的原则,给予拒绝。结果被RTL电视台以“妨碍公民食品安全”的理由告上了法庭,最终中央卫生局败诉,只得被迫交出了相关的数据。而让人震惊的是中央卫生局某位概念模糊的官员在给RTL电视台的邮件中写上了:“中国餐馆有一半不合格”的字句(事实是有一半被检查的中餐馆不合格),直接误导了RTL电视台,而电视台随后制作了该期专题报道。

在了解了这起事件的来龙去脉后,中饮公会决定不再起诉RTL电视台,其理由有三:

第一,从法律角度上讲,错误既然不在RTL电视台,而在于中央卫生局,再与RTL电视台打官司就没有很大把握了。

第二,在这样的情况下,打官司的过程将会强化电视台那篇“中餐馆最肮脏”的报道,反复冲击荷兰广大民众头脑,不论官司胜败,都有不可计量的负面影响。

第三.错误的数据源自于卫生局的那位官员,和检查执行机构打官司将产生一个最大的副作用,就是他们将更为频繁地“收集”有利他们的证据,这样的结果将导致中餐饮业卫生检查的突击性和频繁性,并非好事。

基于整个中餐业的声誉和长远利益,中饮会权衡再三,决定与中央卫生局进行接洽,指出中餐馆这次顾全大局,不计较一位官员的错误,但是,今后中央卫生局对外发表关于中餐馆的言论要谨慎,中饮公会希望将这个事件从坏事变成好事,中央卫生局能诚恳地对待中餐馆。

中饮公会希望中央卫生局将对卫生存在问题的餐馆进行罚款转为强制培训。而这个提议的理由是很多中餐馆因为对卫生条例没有清楚的认识,在罚款之后,并没有依照条例改正或者仅是部分改正,这样还将面临再罚款的隐患。

中饮公会希望中央卫生局了解到,卫生处罚的本意是为了让餐馆能够保证食品的卫生安全,而不是为荷兰的政府部门增加这些罚款的“收入”,基于这一点,中央卫生局有理由且有义务来帮助一些对于卫生存在“盲点”的餐馆进行帮助。

同时中饮公会也希望广大的中餐业主能够时刻保持自检的态度,有些业主自觉餐馆的卫生已经做到极致,但是还是面临处罚,因为一个人的“视域”往往是有局限的,有时候它并不全面客观,所以这时业主们可能需要一些专业的指导和培训,来加强对这个领域的认识和了解。

据悉,荷兰的一些在卫生方面做得较好的餐馆皆雇佣了一家名为Bureau de Wit的卫生咨询指导公司。

这家公司会按照中央卫生局的标准前来餐馆做全方位的检查,将被中央卫生局视为漏洞和不符合条例的各处告知业主。同时他们还会前来复查,以保证万无一失。据悉这家公司的费用为一次150欧,如果是卫生状况良好的餐馆,则可以减少咨询的次数,一年之内检查指导两次足矣。

而且,如果一家餐馆被检查合格,卫生咨询指导公司Bureau de Wit会发证书,在这种情况下,中央卫生局就不会再来这家合格的餐馆检查。

同时中饮公会也将在8月13日,与5家中国餐馆的代表前往中央卫生局,希望能引起卫生局的重视,并倾听他们的心声,同时让各方寻求一种合理途径来达成互利互惠的结果。

诚然,就现况而言,有些中餐馆的卫生确实差强人意,所以中饮公会也号召荷兰的所有中国餐馆能够本着自检反思的态度来正视自己的问题,每家餐馆都把自己的卫生做好,才能真正提升中餐饮业整体的水准。

 

以团结的方式反抗

此外中饮公会近日也与荷兰华人社团组织合作,希望能团聚更广泛的力量,就诸如卫生局的罚款问题、媒体恶意言论问题、中国劳工政策的问题为中餐业主争取最大权益。

时至今日,荷兰第一批来自中国的“厨房佬”皆已进入退休年龄,这批人的离去,让中餐业的厨工问题陷入了焦灼,其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如今中餐馆的经营模式已经发生了根本的改变,比如大型WOK餐馆和大型日本餐馆的大行其道,让从业厨师的数量急增,早前还有相对比较宽松的中国厨师输入本土的政策支持,而中国厨师也渐渐成为了荷兰中餐饮的重要生力军,但随着这一政策的一再收紧,如今许多餐馆又陷入了“缺厨少工”的困境之中。

于是其中一部分的餐馆业主迫不得已听从了荷兰劳工局所谓的“有效方法”,改请荷兰本土的厨师,但是他们发现荷兰的厨师根本没法在中国餐馆的厨房里工作。

事实证明,劳工局不能单纯地将“中餐”理解成“一道中国菜”,中餐里还包含了博大的饮食文化,以及烹煮的步骤,章法与诀窍,这不是简单地经过培训就能达到的,这必须有一个对中国文化的认识为基础,不然做出来的东西只能“形似,神不似”,就像我们中国人无法做出荷兰人正宗的荷兰餐一样。

荷兰的人权学科教授Zwart先生也指出劳工局的做法是欠妥当的,这样的方式俨如“逼婚”,把中餐馆和荷兰的厨师强行绑在一起,荷兰厨师因为考虑到救济金的问题,也被迫在中餐馆上班。

而强制中餐业主雇佣荷兰厨师的最终结果:中餐会在各种不同版本的演绎中失了真,日久月深,走向消亡。

但是如何逆转劳工局的这种错误认知,我们首先要发挥华人自身的力量!中饮公会和华人社团的代表也多次呼吁广大华人能珍惜自己拥有的“民意”的价值。

在一个高唱民主的国度里,我们每个人拥有的民意也许微不足道,却可以通过结盟的方式,壮大至足够改变一项国家的政策,这绝对不是神话!

在荷兰,很多少数民族因为非常团结,而将他们族裔中的杰出人士推向了内阁,推向了政坛的高峰,而这些事例也俨如一个拷问我们中国人的硕大问号:为什么我们中国人不能在荷兰为政?

因为大部分的时候,我们不够团结,目标不够一致,我们太容易放弃自己手中拥有的民意的价值!

在荷兰,本地的相声演员可以随口拿王室或者首相开玩笑,但是却绝对不敢拿摩洛哥人来做笑话的主角,因为曾经的某些个体事件,因为摩洛哥人团结一致不屈不挠地追究,将那个问题演变成一个“人权”问题,一个在形式上大于刑事甚至是政治的问题。

如今的荷兰人,包括政客和媒体,他们在面对一个犯罪的摩洛哥人,只会标注他个体的信息,绝对不敢以“一个摩洛哥人”来笼统概述之。

那么反观卷首,荷兰的媒体缘何能够用23家涉嫌违反卫生条例的中餐馆来让荷兰全体的中餐馆背“黑锅”?

基于这个无礼的事实,我们必须彻底改变观念,不要以为“自扫门前雪”就能安稳万日,我们只有广泛地团结一致,才能从遭到不公正待遇的情况下争取自己本来的利益。

多年以来中饮公会皆在为中餐业碰到的各项问题与政府进行交涉与谈判。如现下的劳工政策问题,劳工官司也一直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荷兰的民主主义给了我们提供了一个述说自己诉求的大气候,但是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说,民间组织与政府的官司对垒中,涉及到法律问题却是有它的“阵法”与方式的。法律讲究“证据”,所有在政府方面,他们雇佣民调公司来调查各种事项,从而获得证据,所以中饮公会要赢得官司,也必须雇佣专业人士做相关的调查。

因此到了最后,双方的对阵变成了“律师拼律师”、“专家拼专家”,而从这个意义上讲,中饮公会一直都在支付庞大的法律费用。

而以中饮公会及荷兰华人各社团共同组建的“中餐饮业基金会”将是广大中餐业主更有效的阵地,该基金会希望能团聚更多的民意,集结更多的资源,来与不利于我们自身发展的政策做抗争,维护我们的权益!

print